1 2 3 4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1
  
  我是一个警察。编号123。
  
  每天我都在大街上巡逻。看着人来人往,汽车飞驰而过刮起的灰尘和呼啸的声响。偶尔可以看到车子里正在化装的漂亮女孩,她们下车的样子都是撅起屁股,和一条狗没什么分别。当然有些地方还是有区别的,比如她们会说HI。而狗只对着陌生人狂叫。
  我呢。只是倚靠在墙上,或者路牌上。
  
  每天下班之后,我去一个叫BLUE的酒吧。
  酒吧里通常是人声嘈杂,还有烟雾和穿着暴露的漂亮小姐。她们一般都涂着鲜艳的口红和银色的眼影。碎花的裙子很短。她们的眼睛是很迷人的那种。
  有时还有乐队演出,唱歌。
  我坐到吧台前。里面的女孩礼貌的问我要喝点什么。
  
  你一定是新来的。我说。
  今天刚来。女孩说。
  所以你不知道我喝什么酒。
  老板跟我说过,每天晚上八点会有一个嗓子沙哑的男人过来。他最喜欢喝的酒是左边上面第二个阁子数起第三个瓶子里的。我猜,那个男人一定是你。
  知不知道那瓶酒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叫醉生梦死。
  呵。有这种酒的名字吗。
  有。为什么没有。
  告诉我醉生梦死是什么颜色的。
  
  一个月之后。那个女孩成了那里最红的倒酒女。因为她倒酒的时候需要握着客人的手。然后沿着手指往下滑,取下酒杯。
  她是个瞎子。她的手是温暖的。
  
  前几天,我在街上碰到一个人。他是个小偷。他说自己现在很苦恼。他要求我把他抓进监狱。我对他说,可以。但是你要先去偷一样东西,我才可以抓你。我们警察不是随便抓人的。要有证有据。
  后来呢。
  后来小偷就走了。
  他没有去偷东西吗。
  也许。可以给我来杯酒吗。
  好的。把你的手伸过来。
  
  女孩的名字叫宝宝。或许不是。
  宝宝有着大而明亮的眼睛。只是徒有外表而已。曾经有人问她,宝宝,为什么你的眼睛看不见东西。宝宝说,因为小时候看的太多了。把所有的东西都看完了。于是所有人都笑。
  其实宝宝不太喜欢讲话。她比较爱听。没有客人的时候她就坐在转椅上。闭着眼睛,托着下吧。一副梦游的样子。有些人寻她开心,偷偷过去亲她。
  然后大家一起笑。
  宝宝是个快乐的孩子。
  
  前几天,母亲催促我找个女孩。她还托人做媒。对方是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
  哦。
  给我来杯酒。
  把你的手伸过来。
  
  母亲一直希望让我成家。找个有钱有权人家的女孩。现在她这个愿望看来快实现了。所以她很开心。
  每件事都是有人开心,有人不开心。
  
  那个小偷有没有再去偷东西,有没有再来找你。
  没有。这几天我没有出去巡逻。
  哦。
  陪未婚妻,忙着抄办婚事呢。
  啊。这么快。恭喜你。
  呵。是呀。再给我来杯酒。
  
  我坐在吧台前。手里托着把杯酒。缓缓转动。宝宝站在里面。昏暗的灯光。嘈杂的音乐。就这样,看了十分钟。
  然后我转过身,走了。在转身的一刹那间,我看到宝宝眼里闪过一丝湿润的光芒。
  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还是去了那间酒吧。那天有乐队的演出。我想今后或许机会不多。我是说,我是个有妻子的人,而不再是单身。可惜宝宝已经不在。
  
  宝宝呢。我对里面一个女孩说。她看起来年龄还小。涂着浓厚的粉地。
  昨天走了。女孩跟随着音乐摇摆。
  走了?
  是呀。
  还回来吗?
  她敢回来吗。听说她走的时候偷走了一瓶酒。老板要找她算帐呢。
  偷酒?
  是呀。喏,就是左边上面第二个阁子数起第三个瓶子里的酒。听说这是瓶好酒。先生你要吗。
  不。谢谢。
  
  
  2
  
  我是一个女子。刚结婚。老公是一个警察。我们是经过别人介绍才认识的。认识不久,就结婚了。象许多大龄人一样。
  我们都不小了。每个人长大都要结婚的。能嫁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更不容易。所以凑和凑和就好了嘛,要求不要太高。
  我的老公长的还蛮帅的。呵。没有什么太恶劣的嗜好。比如,打麻将,抽烟,睡觉打呼,上厕所的声音比床上还大。他有时会去喝酒。常去的一个酒吧,BLUE。就在我们家旁边,不远。有时我也跟他一起去。但我不喜欢里面嘈杂的音乐。
  特别是那些女子。
  
  老公喜欢握着我的手。不说话。有时眼睛迷起来凝视远处。窗户外面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看的。但我知道,有些东西,眼睛是看不到的。所以我常常对他说,我们睡觉吧。
  结婚后,托我爸的关系,把他调到了警察局内部工作。这样比较轻松。可是他说不习惯了。呵。习惯是可以慢慢学着变化的呀。不要老是一天到晚睡觉,或者喝酒。
  他对我还算不错了。每个假日都会陪我逛街,节日的时候带我出去旅游。其他时间嘛,比如晚上。呵。不过大多数时间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啃瓜子和话梅。吃越来越多的巧克力,让我看起来有些发胖。
  
  白天我就无事可做了。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唉,真是还有些可怜呢。
  我没有一份工作。从小我就一直是家里的明珠。父母都很有钱。真的很有钱呢。他们只想让我找到一个可以保护我的男人。
  现在好啦,找了一个警察。偷偷告诉你,他身上有枪呢。害怕吧。呵。
  
  有天,有个男孩来找人。
  你找谁。
  我找住在这里的警察。
  我老公就是警察。你找他有事吗。
  他在不在。
  他在上班。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哦。那算了。我下次再来。
  
  很少有人来找我的老公。呵。当然如果是女人的话,我就一脚把她们踢出去。
  那个男孩看上去年龄挺小的。但眉目之间皱起,让人感觉挺忧郁的。他长的还算不坏。说话的表情蛮可爱的。
  他说下次再来。真不错。可能有机会再见到他。每个人在一段时期内都有一个有趣的愿望,为我的愿望呢,就是等待那个男孩的出现。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老公。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害怕自己的愿望破灭吧。
  
  又来找我老公呀。
  他又不在吗。
  是呀。
  为什么在那条街上看不到他巡逻了。
  呵。他已经不在巡逻了。他现在在警察局内部工作。
  哦。原来这样。
  我能,我能帮你什么吗。
  不用。谢谢了。那我走了。
  不多待一会儿吗。我老公说如果你再来的话,他不在就让我招待你。
  呵呵,不用了。
  喝杯茶总可以吧,进来坐。
  那,好吧。
  
  那个男孩进屋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他眼里闪过一丝光芒。似乎带着什么欲望呢。呵呵。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我的。
  我老公说,如果一个男人看到一个女人眼里有光芒的话,男人就会爱上女人。他还说,他看见过我眼里的光芒。呵,不知道现在反过来这个理论是不是成立呢。
  男孩走的时候,我给了他电话号码。
  几天后,男孩打电话过来,我老公不在,他说有空就出来一起喝茶。
  
  知道我为什么请你出来喝茶。
  不知道。
  想不想知道。
  很想。
  因为,因为我看到你眼里有光芒。
  真的?
  很真。
  告诉我,是什么样子的。
  干干的,需要用茶水来滋润。
  
  其实我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呵。但我更情愿相信那是真的,很真。
  在往后的几个月里,他一共陪我喝了十次茶。第十次,他开玩笑说,如果可以,让我偷走你的心好吗。
  
  知道这是我陪你第几次喝茶。
  恩,第十一次了。
  也是最后一次。
  为什么。
  因为我要去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你是肯定不愿意去的。我也不想带你去。
  不,我愿意呀。告诉我什么地方。
  
  他没有回答我。他转过身离去。我看着他渐渐模糊的背影。忽然间泪水冲了出来。我跑上去从身后抱住他。我哭着对他说,你走的时候,能不能把我的心也偷走。他僵愣在那里,不说话。然后挣脱,不回头。
  一切都消失。
  
  
  3
  
  我是一个小偷。年龄,忘了。应该还算比较小。我对年龄这种事情不感兴趣。
  我感兴趣的是偷。其实偷东西真的不是很容易,不过为了生存,冒险也是在所难免的。
  而且我一直都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是不能偷的,因为每样东西都有它们的弱点。
  在我刚出来混的时候,认识一个人,他说他可以把一个死人从地狱里偷回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我再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被人家活活打死了。我自认为运气比他好。因为我只是进了监狱而已。
  
  不过有时候做多了。会感觉烦。而且偷东西实在不是长久之技。出狱之后,我学着去做其他一些事情。比如,在餐馆洗碗,打扫厕所,还有帮忙运东西。
  我读的书不多。中学毕业。对于一个小偷来说,绰绰有余。我的任务就是寻找目标,然后跟踪。在合适的时机,用合适的方法,解决问题。当然也有不成功的时候。幸运的话可以逃脱。不幸运,只能听天由命。
  
  只是后来。后来我才发觉,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或者也可以说是公平的。对待一个小偷,就象对待一只老鼠一样,过街,人人喊打。我曾经想去一些比较正规的公司做事情。但他们知道我是个小偷,拒之门外。
  再后来,餐馆知道了。厕所也知道了。什么东西都知道了。
  其实我只要一个机会。真的。一个而已。但没有。
  
  原来。只有一个地方是适合我这种人的。真的,我没有骗你,也没有必要骗自己。那个地方叫监狱。
  呵。可笑吧。你尽管笑吧。
  可是在进监狱之前,我不想把小偷这个罪名背负在身上带进去。监狱里的人最看不惯的就是小偷。你可以杀人,放火,甚至可以强奸。但你绝不能偷东西。
  
  警察,把我抓起来吧。
  你做了什么坏事,来自首。
  没有,我只是想进监狱。
  你以前进过吗。
  当然。
  你是怎么进去的。
  偷东西。
  那简单,你再去偷样东西,我就把你抓起来。我们警察不是随便抓人。要有证有据的。
  
  那个警察每天都在这条街上巡逻。他的编号是123。呵。有趣。和我在监狱里的编号一样。所以我想,我一定和这个警察有着某些隐藏着的联系。我一直是个小偷。我终于明白。小偷对这些未知的凑巧的东西都非常敏感。
  我们时常在想,上次偷的这种式样的钱包里只有两块零五毛,这次还要不要出手再偷一模一样的呢。
  几个月后,我去了他的住处。或许我能把他家的电视机也偷出来。
  但是没有。想不到他已经结婚了。在他美丽的妻子的眼里,闪过一丝光芒。带着孤独和寂寞。一个女人寂寞是很可怕的。她会越来越苍老。没有人陪伴。她的心都会枯萎。最后只剩下肌肤扭曲的空荡荡的躯体。
  在那一瞬间,我对自己说,我要偷走那个女人的心。
  
  我约警察的妻子出来喝茶。一共喝了十次。在第十一次的时候。我决定放手。
  只要一放手。她的心就会粉碎。
  于是,在第十一次的时候。我成功的偷走了她的心。我告诉她我要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是她不愿意去的,她说她愿意。可是她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地方就是监狱。
  
  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她从身后追上来抱住我。她哭了。她说在我走的时候,能不能把她的心也一起偷走。
  可是我知道,一旦我回过头来,就永远都无法偷走她的心了。
  
  我好象以前见过你。你是不是那个想进监狱的小偷。
  是的。你的记性很好。
  你真的去偷东西了?
  是的。
  偷的东西呢。
  
  我告诉他我偷的是一个女人的心。如果我把那颗心带过来,那个女人就会死去。因为人是要靠心来维持生命的。每天人的心都要跳好几万下,一分钟都要跳了百下。
  他怔了怔,然后叫我离开。我告诉他,如果你不把我关起来的话,我会去偷走你女人的心。他又怔了怔,然后叫人把我关起来。
  然后他开始打电话。
  
  喂,老婆吗。
  恩,没事,想你。
  今天晚上会早点回来。你。你没事吧。
  没事就好。那,等我回来。
  再见。
  
  我被带进了熟悉的昏暗的角落里,然后大门呯的一声关上。我深呼一口气。这是我想要的。
  一个面目凶悍的男人在对面的牢房里对着我大声喊话。
  
  喂,小子。怎么进来的?
  偷东西。
  妈的。K。偷什么东西。
  一个人的心。
  
  
  4
  
  我一直都是个瞎子,从1974年5月1日开始。
  这是我出生的日子。也是我妈的忌日。从小我是被姨母养大的。我觉得自己挺浪费粮食的。
  所以18岁的时候。我去一家酒吧打工。给客人倒酒。握着客人的手,然后慢慢的沿着他们手指滑下,再取下酒杯。
  这是我喜欢的工作。或许根本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只是一种无奈。有些事情无奈久了,也就变得习惯了。习惯了也就渐渐喜欢了。
  
  我工作的酒吧生意很好。或许是客人同情我是个瞎子的缘故吧,所以常过来捧场。
  但我不同情自己。
  我的世界基本上是黑暗的。没有白天,没有黑暗。有些人说过我的眼睛很好看。他们其中有些人会过来抚摸我的脸。还有过一个男人用嘴唇吻我的眼睛。我觉得很温暖。如果他给我一个拥抱,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但对我来说,比较奢侈一些。
  我还是比较喜欢静静的坐在吧台里,闭着眼睛听音乐,想事情。
  
  如果有天你听别人说起宝宝是个快乐的孩子。那就是我了。呵。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即使瞎子也一样。我希望生活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我认识一个警察。他每天都会准时过来喝酒。他最喜欢喝的酒是左边上面第二个阁子数起第三个瓶子里的。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喝。还是只是一种习惯。因为有次我偷偷喝过一点。老实说,很难喝。难喝极了。
  有时他喝到一定程度后,有句没句的和我谈天。他最常聊起的话题是关于一个想进监狱但没有偷东西的小偷。还有他的婚事。
  如果再喝多一点,就给我描述酒吧里那些女孩子。他说她们穿的很暴露,走起路来扭动腰子。描述她们的嘴巴,鼻子,眼睛,还有其他。比如狗和女人的区别。
  
  后来他说要结婚了。再后来,就没见到他。因为我离开了那个酒吧。
  就这些而已。我相信在一段时间后,就会忘记他了。
  
  我碰到过很多这样的男人。对生活的茫然。他们似乎想摆脱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束缚了。
  其实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难道你不觉得吗。
  平凡的过完一生。平凡的死去。让彼此都慢慢遗忘。记忆就是一种酒,醒来之后就没有了。
  
  在他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离开了酒吧。有些生活过的太习惯了也不是很好。比如我开始讨厌酒吧里嘈杂的音乐,客人畅快的酣笑声,浓烈的烟雾,甚至酒吧老板太过和蔼。不过,我还是很喜欢酒吧里的酒。所以在离开的时候我顺手偷了一瓶。
  我真不知道那瓶酒就是左边上面第二个阁子数起第三瓶。也许,那也只是一种习惯而已。
  
  如果他结婚的前一天晚上还来喝酒的话,或许酒吧老板会让他来抓我这个偷酒的小偷。这真是件有趣的事情。
  我忽然想起那个想进监狱的小偷。其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衷,不是吗。
  如果他现在还在寻找我这个小偷的话,我是不是应该去自首呢。还是,永远带着这瓶酒。
  如果他能把手伸过来。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要你把我抓起来。
  你,你是来自首的?
  是的。
  你做了什么坏事吗?
  我偷了一瓶酒。
  是这瓶吗?
  是的。
  它贵吗?
  也许。
  那么,有人看见你偷吗。
  不知道。
  你不是开玩笑吧。
  
  原来警察都是那么白痴的。怪不得没有人会来自首。我只是想进监狱而已嘛,就算我是个瞎子,你也不用这么歧视我呀。再说,我是个瞎子,我怎么会知道有没有人看见我偷呀。真是可笑。
  
  我离开的时候,好象忘了把那瓶酒带回去了。
  不是好象,也不是忘记。我现在只是想,或许会有某些人看到它,又或许,有某些人喝了它。不过,我已经记不起那瓶酒的名字了。如果你知道的话,请不妨告诉我。谢谢。
  
  
  -完-
[rimg]http://www.streetshop.com.cn/photo/j3/1.jpg[/rimg]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