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日子 ]

收拾旧书包的时候以外的翻出一张残破不堪的纸,小心展开来看才知道是Jump写给我的信。噢,Jump,如果不是今天翻出这封信,我恐怕一辈子都无法想起你了吧。
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一边读,一边笑。Jump,是个在我初三时几乎奉为偶像的家伙。那年我初三,他高三。本该是最忙的时候,却常常三更半夜躲过宿舍的生活老师爬到宿舍天台上看星星聊人生。他给我说他喜欢的女子,给我说一大堆人生的感慨,给我说很多很多拗口的让我听得半懂不懂的句子。还喜欢发一声叹息,唉,多多啊。
那时候看来,每个这样的夜晚都是如此的美妙。

时间像火车一样轰隆隆的过去,现在我高三。但当我此时拿着残破的信纸回想那段时光,却觉得多么的可笑。
人们都说年少的日子是明媚的忧伤,这是多么的荒谬。年少的我们不经世事,却喜欢读那些伤感的悲剧故事。还总能如此恰当的对号入座然后指着小说中的人物说:“他/她有我的影子。”成天幻想总有一天能脱离这个肮脏的世界进入美好的天堂。即使跳楼自杀都是这么唯美,叫午夜飞行。
呵,后来长大了才知道,那些风花雪月那些与世无争那些特立独行永远都只会出现在小说家的笔下,人是活在现实世界里的动物,所以感性这个东西就像马提尼,一点点就够了。
想起前几天和小郑聊起安妮宝贝,她说其实安妮笔下的女子如果出现在现实生活中还真是很吓人的。你想想,一个女子,脸色苍白,神情落寞,皮肤干燥,头发如海藻,一袭白色连衣裙,光脚穿球鞋,说不定手腕处还有数条丑陋的刀疤,多可怕?在别人眼里绝对是刚从疯人院跑出来的甲级病人。我听了哈哈的笑,连忙说对,生活毕竟不是想象,如果真让我碰到这样的女子我一定一脚给她揣过去。
呵呵,你说,当时的我们怎么就会觉得这样的女子会很美呢?
我现在不喜欢那些过分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这也是我后来不再和Jump联系的原因。不要再把自己比喻成深海里的鱼了,我们是人,没有资格做鱼。真的很想做鱼吗?恐怕上帝真让你下一秒变成鱼的时候你又会哭哭哀求着说不要不要了吧。
我喜欢现在的我,生活越过越真诚,越过越干净。我喜欢只想眼前的事,很少去回忆,更不会展望未来。我喜欢享受单纯的快乐,一部好看的电影,一首好听的歌,一句好笑的话,都能让我快乐半天。我喜欢过简单而精彩的生活。我喜欢做一个快乐的小人。

而那些曾经的明媚忧伤,让风吹散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