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开始落幕雨却更大了

最近北京常常下起连夜的大雨,有时候深夜失眠的时候站在窗子边吸烟,看着大雨里这座黑暗安静的城市一看就忘记了时间,看到天空开始微微泛白,建筑的轮廓逐渐清晰,世界变得有颜色起来。

似乎上周便是立秋了,北方城市气候分明,立秋一过,虽然时常依然闷热难耐,但夜晚的空气似乎已经有了秋天萧瑟的气息,这一年已经逐渐步入尾声,而自己二十岁的年华也随时开始落幕。

偶尔会访问一个文字聊天室(就是十几年前的那一种),登入后也不太说话,看着一个个仅能辨别对话角色的名字聊着各种生活的点滴与无关紧要的事,觉得自在又安定。

这种聊天室曾经风靡全国,却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销声匿迹。我曾经在一个聊天室里和一个陌生人彻夜聊了三天,又等了TA上线三天,忽然意识到我可能再也遇见不到一个像TA一样能够理解我一切想法的人。如今虽以过去十几年,我连那个人的名字都已经忘记,但那三个夜晚如溺水之人忽然抓住一块浮木的感动我想我会终身难忘。

取而代之的是微信,QQ,微博等等各种各样将人际关系绑定得越来越紧的社交媒体,然而生活却彼此越来越疏离。微信新上线了一个功能是可以筛选出半年来没有任何联系的名单,我看着名单里那些熟悉的名字,不曾想到我们竟然相互遗忘了这么久。

我跟朋友说这个时代半年不联系似乎是稀疏平常之事,这份半年名单中仍有不少我不舍得删除之人。应该把界限设为两年,这样我便可以毫无顾忌的删之。说到这里忽然内心有些悲哀,却又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只好用干笑来掩饰。

想想,除了工作之外似乎常常联系的人不到十个,年少时总是千方百计的逃避的孤独,如今身在其中却不自知了。

写到这里雨开始越下越大了,行李已经收拾妥当,第四颗烟已经熄灭。

明日出差上海,又不知过去几日了。

“这一年开始落幕雨却更大了”的一个回复

  1. 生在一个天蓝时代,书信往来,彼此惦念,那时物资匮乏,欲望却也少。
    正因为历经了一个时代的变迁所以才更唏嘘,如今的时代就像这座城,钢筋混凝,人心与天空一样模糊又灰暗。
    可又能怎么办,我们的青春已然结束了,连同那样的一个不算美好却温柔和缓的时代,一去不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