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只是做了一场梦。

那个时候,我刚好十五岁。正焦虑的面对繁重的学业和初开的情愫,也正怀揣着梦想,认真审视着迷雾里的未来。在那些延绵不绝的冬雨里,期盼的春天却迟迟不来。这些都让我颇感不安。

那个冬天我突然特别迷恋一个女孩子,我也不知道“迷恋”这个词用的对不对。她剪着遮耳的短发,没有太多话,大多数时候就坐在桌前做着永远也写不完的题。我不敢跟她说话,一是因为害怕,生怕先开口的自己得不到想要的回应。二是因为心虚,因为当对一个异性有了强烈又不知从何而来的爱慕之后,便再也没法让自己内心保持坦然,于是害怕、紧张的情绪都堆积在身体里。大多数时候我就偷偷的看着她,看她肩膀打湿狼狈的进教室,看她在密封浑浊的空气里皱眉写题,看她捧着热水袋温柔的闭上眼睛。我躲在时间里悄悄窥视着发生在她身边的一切,她和谁说话了,她又对谁笑了。这让我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就像一个隔街对望玻璃橱窗里那一盒香甜糖果的小孩,不敢也不能踏过马路,囊中空空如也,没有足够买下来的钱,然后每当看到有人驻足橱窗前时,心脏会怦怦直跳的充满害怕和紧张。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整个冬天,让那个冬天显得很是焦躁不安。

后来春天来了,夏天也接踵而至。在炎热潮湿的盛夏时,升学考试在慌乱中匆匆结束,大家都带着对未来的渴望各奔东西。但对我而言,那段漫长而充满紧张和害怕的日子突然就在烈日下戛然而止了。它突然的开始又突然的结束。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的感觉都一点点的慢慢被埋在尘土里,只在偶尔风起的时候,若隐若现。

这是二十年后的一个同样绵绵冬雨的夜晚,我因为碰到一个朋友而闪回脑海的一小段记忆。经过这漫长的岁月,已经模糊到让我自己都不确定它是不是真的如此。记忆里那个我曾单方面迷恋过的人连轮廓都变得残缺不全。我努力的试图在脑海里找到些其他的证据以此证明当初自己如此清澈的迷恋过一个人,她大概有多高,眼睛、嘴巴、鼻子又是什么样子,当时她喜欢穿着的是裙子还是牛仔裤。经过一番努力之后,我发现除了那种紧张和害怕还隐约会从身体里蹦出来一丝气息,其他都已经像大风吹过的沙丘般,找不到之前的一点痕迹。

二十年的时间在喜悦、希望以及失落和悲伤的交织中匆匆而过。因这冬雨的夜晚,也因这突然的遇见,让我回想起我十五岁那年。这种突如其来的回望就像做了一场已经醒过来的梦,时间、空间全部都纠缠交错在一起,分不清真假。可真亦如何,假亦如何。

此刻,窗外穿过黑夜的雨声有些嘈杂,我一个人呼吸匀称的卷缩在被窝里。

黑夜未散,但初阳将至。

“大概只是做了一场梦。”的12个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