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事

[limg]http://images.bol.com.cn/bol/images/bproducts/380/fc380392.jpg[/limg]
近日,安妮宝贝推出了她的第五本书,长篇小说《二三事》。看到它时喜欢了它的封面。一个即将沉入深海(或者称做黑暗)的白衣女子。模糊的轮廓。让人无限遐想。
这本书继承了《蔷薇岛屿》的简约风格。用干净的文字从欲望纠缠直到无爱的淡薄和甘心承担,生之繁华直至荒芜。书中的每一个人都在选择,但这选择里没有对错的道理,也无幸福的标准,只是代表生命的时间,不断行进,并终究走向静默。一次次,未曾间断,安妮宝贝试图剖析工业化大城市中孤独而有自醒意识的封闭人群的生活与内心,一贯的文风,华丽得让人中毒。
然而,综观《二三事》,字里行间虽然显露出娴熟的叙述能力,却掩饰不了故事的空洞。熟悉她文字的人都会发现,她的每本书中发生的故事都大同小异。都只是一味的沉湎,追求文字的寂寥。单纯的抒发自己内心世界的苦闷。只是一味陷入迷惘、痛苦甚至无奈的困境。
任何伟大的作者都必须把自己的思维深深插入社会的各个角落。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世间百态,做社会的器官。然而,安妮宝贝的作品只是一味迷恋文字的华美,或述说爱欲纠缠的男欢女爱。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我们相信纯朴平静的生活更加能给人深沉的力量。

“安妮宝贝是对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模仿。诚然,这是错误的结论。
 杜拉斯的《情人》,里面不只讲述“情人”,而且有着“我”对母亲爱恨相加的感情、有着那个家庭对贫穷的绝望和抗争。杜拉斯的文字有一种特别的力量,一种直抵人心的力量。她是一位实验型的作家,追求表达的多样性与丰富性,视风格与独特为至高无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