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

客舱广播是机长的声音:飞行高度是一万米,飞行速度是每小时六百五十公里。

狭窄的客舱里没有人说话。空乘推着餐车从后舱走到前舱。乘客面无表情的盯着报纸,或者在心里盘算着鸡肉饭还是牛肉面。

原本夕阳柔和的光线因为高空空气稀薄的原因变得刺眼,透过舷窗照在前排女子的眼睛里,她皱着眉眯着眼睛拉下遮光板。

我靠着椅子上看着窗外,因为够高所以可以看清楚地球的弧线。波音737在天地间不过沧海一粟。太阳慢慢沉没在云里,天空一点点变成深蓝。

客舱变成巨大的孤独。发动机的声音是它的哀鸣,机身微微的抖动是它的颤抖。它由风托着飞翔在高空,而风确是虚无之物。

地心引力让我的双脚踏实的接触客舱的地板,然而地板之下却也是虚空。它带我由一个陌生的城市飞往另一个陌生的城市。所谓的目的地不过是陌生的计程车司机和陌生的酒店。在这天大地大之地,却没有我的来处与去处。我的孤独变油然而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