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

[rimg]http://aki430430430430.home.sunbo.net/xfile.php?xname=AJ8B601&key=492&fname=les2.jpg[/rimg]
  彼岸花。我站在,海角天涯。听见,土壤萌芽。等待。昙花再开。
  
  彼岸。花已枯萎。
  又是一个下雪的冬天。下很大很大的雪。香奈儿喜欢雪。白茫茫的,飘落在手心上,身上,脸上,融化成水滴。让她心疼。
  香奈儿想。如果有一天死去的话,希望那是个冬天。让雪花埋葬自己。让自己也变成雪花。飘向天空。飘向大海。飘向彼岸。
  她等待。等待有一天。王子开着很大很大的华丽的船,挥着双手,手里还拿着那双沉没深海的玻璃鞋。
  她的眼睛有些模糊。那是雪花,飘进刺痛她的眼睛,在眼眶里融化成水滴,顺着脸庞滑落,入嘴角,冰凉而苦涩。
  
  她象花儿般枯萎。
  彼岸,没有灯塔,她依然张望着。黑夜中,白雪刷白了头发。冰天雪地,她倦曲着,她的眼里没有泪水,那是冰雪。她对自己说,我不害怕,我要等他。
  云雾中。你的身影渐渐消失。你说等我回来。我不想你回来。可是我在等待。海角天涯。土壤萌芽。年华老去。昙花再开。望着江流逝去,始终没有彼岸。我感谢你挥手向我告别。感激你的手挥了好多次,好多次。
  她闭上眼睛,永不再睁开。
  
  天鹅湖又在哭泣。湖水放肆的发泄。
  她笔直站在岸边,无声无息。海水顺着岸边开始蔓延,浸没了她光滑的脚丫、纤细的小腿、柔弱的身子、冰凉的脸庞、红肿的双眼、刷白的头发。最后淹没了整片荒野。
  没有新房客。永远都没有。无处可去。无处躲避。
  
  
  彼岸。开花。
  那年春天潮水过后,在湖岸留下了一双玻璃鞋,晶莹透明。
  许多年后,有人开始重新入住这个荒野。听说那里都是一些避难的人,他们需要新的生活,他们梦想新的生活,可是每年的冬天,那儿都有很多人相继死去。当春天来临,他们就不得不暂时离开。因为天鹅湖又开始哭泣。
  荒野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新房客。
  
  新房客有个女孩。
  她有一双很好看的玻璃鞋,晶莹透明。她说那是在天鹅湖边拣到的,玻璃鞋的旁边还开着一朵花,白色的,雪白。
  她的名字叫香奈儿。
  18岁的时候她常做一个梦。梦见王子从彼岸开着大船过来。王子是英俊的,船是华丽的。海水是蓝色的。
  有时看不清王子的容颜。他是在亲吻她。湿润的。不是眼泪。大概是口水吧。呵。她一个人在梦中偷偷发笑。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王子会带着她离开这里。她想。
  
  看见的。熄灭了。消失的。记住了。彼岸花。
  
  
  -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