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

[rimg]http://pmusic.y365.com/image/shxq/nbdq/5.jpg[/rimg]  他从残碎的镜子里抬起头来,看到自己一张淡漠的脸。
  这个游戏他玩了很久。始终独自一人。没有对手。他害怕就这样死去。
  
  一堆僵硬的没有任何知觉的髓骨。他无数次用自己的双手,木棒,或者其他重物,以毁灭性的姿态去敲击。
  死了。永远的死了。他想。他再也没有机会重新站起来了。
  三年前,一辆卡车从他腿上扎过。精骨粉碎。他痛的喊不出声来。看着司机在暮色中从窗口探出头来张望了他一眼。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眼。侥幸,可怜,内疚,无奈。
  他醒过来发现自己的下身没有了知觉。医生告诉他做好心理准备,也许这辈子都无法再站起来。
  他的妻子用一只颤抖无助的手紧紧握着他。她想抓住些什么。但无能为力。
  
  每天他都坐在轮椅上。
  看着这个广场上的男男女女走来走去。广场上开满了艳丽的花朵。没有枯萎。高大挺拔的梧桐树。还有他日渐苍老的扭曲的肌肤。
  一个人。
  有时候他会从衣袋里拿出一块破碎的镜子。照自己的脸庞。他看到一张淡漠的脸。深层的肌肤里充满伤悲,痛苦,还有绝望。
  他不说话。阳光很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够享受到的。
  周围是情人们打情骂俏,欢声笑语。
  爱情,对他来说。遥不可及。
  
  一年前妻子离开了他。
  走的时候只留下一块破碎的镜子。放在他的口袋里。在他睡着的时候。
  镜子的后面是妻子灿烂的笑容。他想妻子真是用心良苦。假仁假义。
  他没有怪她。每个人都需要保护。特别是女人。
  他想告诉她你做的对。你不用内疚。就如同那个司机对他的残暴的行为一样。所有的疼痛都由他一个人来承担。
  他常常在午夜里撕裂般的尖叫。或许是在睡梦里。
  
  那个女孩。漆黑浓郁的长长的头发。眼睛像他的妻子。每天都从广场上经过。他看着她。
  女孩有时候也转过头来透过树枝叶间隙看到一张淡漠的脸。他对着她微微笑。她没有察觉到什么。
  是呀。他想。他只是一个残废的人。他不敢有这种奢望。
  他很喜欢她。
  日子久了。他不敢太注意她。他怕她过来和他说话。或许有个美好的幻想对他来说更合适。
  有时他低着头从破碎的镜子里反照出她的身影来。
  这个游戏他玩了很久。
  
  他习惯孤独。他习惯以孤独的姿势坐在轮椅上。没有人过来安慰他。他拒绝同情。
  他的父母抛弃他。因为他带给他们多余的负累。他快三十岁了。几乎没有什么积蓄。他的父母是很平常的工人。自己养活自己。
  他想他们没有错。有些人活着就是为了养活一家几口。
  他有些钱。他想这些钱省吃俭用的话可以熬过好几年。没有人知道未来。
  有时候他想过死亡。黑夜里。他用刀划过动脉。他看到自己的鲜红的血液溢出。随之而来,剧烈的纠缠般的疼痛。
  他死过一次。他不想再死一次。
  
  这样很好。
  这个游戏只要存在一天,就不会孤独。
  
  只是有一天。他从镜子里看到那个女孩牵着一个男孩的手,从广场上,从他身边穿过。
  从他的身体和心脏里穿过。
  那个男孩,很英俊。有着爽朗的笑容。和女孩的确很颁陪。他们手挽着手,脸上挂起了幸福的笑容。
  让他想起妻子。
  
  很多年前。他也是这样挽着妻子的手。那时候妻子说她会爱他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她的确爱他。但只是那一个瞬间。他现在知道所有的事物都是一瞬间的。瞬间即逝。
  泪水从他眼里掉出来。每一滴里都是仇恨,悲哀。冰凉。没有温暖。
  他握镜子的手刻出了血液。整个人都在轮椅上颤抖不已。
  
  他们不会在一起的。他诅咒他们。除此以外,他似乎别无所求。
  这个世界只有孤独,而没有永远。现实。残酷。没有人可以陪伴一生。
  
  一天。一天。又一天。
  他再也没有看到那个女孩。
  也许女孩选择了其他的路道行走。也许女孩和男孩正忙着办理结婚的琐事。也许女孩发生了某些不确定的意外。
  总之这个游戏结局了。
  他有些伤心。有些失望。
  
  直到又有一天。那大概是三个月,或者更久一些。他再次看到了那个女孩。
  这次女孩是坐着轮椅来的。女孩的腿上绑着石膏。男孩在后面推着她。眼睛望着远方。远处,一片茫然。
  他似乎从男孩的眼神中看到了当年妻子的迷茫。是的。这种迷茫太无助,面对现实的残酷太自不量力。注定空洞。
  女孩的笑容是灿烂的。如同镜子后面妻子的笑容。她会积极生活下去。他猜想。她是个乐观的女孩。
  他为她而感到欣慰。他笑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个月。大概不到。
  每天女孩都会来这个广场上。坐在轮椅上。
  这儿适合平静的生活和疗养。阳光很好。微风如沙砾般拂在脸上。暖洋洋的。让人感觉想睡觉。还有牵手的男男女女走来走去。广场上开满了艳丽的花朵。没有枯萎。高大挺拔的梧桐树。一切都一如既往。只是。
  只是男孩不见了。推轮椅的是一个老婆婆。有着慈祥的面容,岁月的流逝脸上布满了皱纹。老婆婆时不时的和女孩讲话。女孩会发出银铃般的微笑。女孩身上粘着细小的粉色花瓣。她把它们摘下来放在嘴唇上咀嚼。
  他看着她。不说话。笑。
  
  终于有一次。他们碰到了一起。
  女孩看着他那熟悉的笑容。似乎很早之前就彼此认识了。于是,女孩也笑了。
  在一起。
  
  他从残碎的镜子里抬起头来,看到自己一张淡漠的脸。
  还有身后另一个男人。和桌子上一大堆钱。
  放心。没有人知道。男人说。只是场意外车祸。
  很好。他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