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天使(5)

  5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我习惯对着镜子说话。
  那时候阳欣已经不在我身边了。她去了哪里我不知道,但应该是一个比杀手世界更有趣好玩的地方。
  我之所以这么确定的肯定,是因为我对杀手这个职业厌倦了。除了杀人,无事可做。一开始对此事(杀人)还有些想法和创意,但你要知道有些事做多了也会失去兴趣的。就比如做爱。又或者时间太长,你的精力不够。或者你老了。
  
  音乐。镜子。
  林翔:你为什么流泪。
  (镜子)林翔:我没哭呀。
  林翔:你别骗自己了,流泪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几滴眼泪而已,发泄完了就没事了。你快点哭,快点哭完,给你五分钟时间。
  (镜子)林翔:十分钟。
  林翔:十五分钟。
  (镜子)林翔:你是不是也想哭呀,想哭就哭嘛,我知道你很想哭。我哭完你再哭,给你二十分钟。
  
  阳欣生日那天我已经忘记了。有些事越是记的清楚越是容易忘记。
  
  人山人海。夏日的天气真是多变。刚才还是阳光耀烫,现在倾盆大雨。
  今天是阳欣生日。她拉我出来买东西。她说她的钱已经不多,所以只能买些小玩意。她喜欢那些让她有所发现的新颖玩意。我塞给她一千元钱。这对她来说并不希奇。我说算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她撅着小嘴说我和她爸妈一样以为钱可以换来一切。但她还是收下了。
  我们打车到新世界。这家商场我没来过。但它确实是上海很有名的商场之一。阳欣说她以前一直和朋友来这里买东西,价格公道。(不要以为是在为商场做广告。)
  
  买了几件衣服刚想出来,外面下起雨来。阳欣叫我等在门口,她还要去买个小东西玩。我说陪你一起去。她神秘的一笑。不让我去。我没有意见。她说她很快就回来,叫我不要乱跑,小心迷路。
  我帮她拿了大堆的衣服就站在天桥上,人群象鱼一样游动。外面水滴啼哒啼哒响,似乎在冒泡。我呼吸新鲜空气,好久没有如此清爽的感觉。夏日的炎热让人受不了,空调的压抑气流使人窒息。
  许久。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或者二十分钟。当人群中爆发出尖叫声。
  
  林翔:你哭了二十分钟了。
  (镜子)林翔:能不能再给五分钟回味一下。
  林翔:宝宝说过你哭的时候真不象男人。
  (镜子)林翔:我也不想哭呀,可是我忍不住。
  林翔:你有点尊严行不行,不就杀死几个人嘛。都哭了好几天了。
  (镜子)林翔:…(继续哭…)林翔:我不想再见你哭了。(击碎镜子)
  
  阳欣安静的躺在地上。她的脸看上去白的几近透明。她漆黑如丝的头发散乱在一旁如花儿一般盛放。她不是阳欣,她是宝宝。她不是宝宝,她是阳欣。血流了一地。她不说话。她闭着眼睛很安祥。外面雨声越来越大。淹没了哭声。
  
  这是1999年的夏天。
  音乐。(吵闹,桌上是CD盒,红和黑相间的颜色)。镜子。镜子里的男人胡子很长很乱很杂。
  
  林翔:你看看你,几天不见,胡子都不刮,丑死了,简直就是一条狗。
  (镜子)林翔:你连个女孩都保护不了,连狗都不如。
  林翔:你再说一遍试试,小心我打你。
  (镜子)林翔:你连个女孩都保护不了,连狗都不如。
  林翔:(一拳击碎镜子,因为过于用力,手都出血了,很痛。他把身体弯下来放声哭泣。音乐吵人。)
  
  从1999年2月14日晚八点零五秒开始,我拒绝执行任务。除非对方是个同性恋。
  因为我发现一件可怕的事情,每个被我杀死的男人或者女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或者男人。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们(她们)会像对付宝宝那样剥夺毁灭我身边的人。这种复仇的方式如果你能经历一点(只是一点而已)会不会崩溃。我想你比我更坚强。
  或许同性恋的表现不太一样。我的意思是说,最毒妇人心嘛,那么男同性恋会不会给我一个惊喜呢。比如他的情人不去杀宝宝,而是直接杀我。这个幼稚的想法实在可笑之极。你知道作为一个杀手有时候想法过于极端,他只不过想给自己的生活添加新意企图改变些什么。
  但永远都不可能。结局早已注定。
  
  我想起那个死前一直找女朋友情书的男同性恋。因为他,因为爱着他的男人(也许女人)。现在阳欣躺倒在医院的病床上。
  我终于知道,不管男人还是女人,人心都是一样的。
  其实我本来不用哭不用流泪的。自从宝宝离开之后,我变得不容易感动。
  
  阳欣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她唯一一次睁开眼睛,她很累。我抱紧她,她的身体冰凉。
  我们像两条离开水的鱼,彼此依偎。她说过黑色是她,白色是我。
  然后我听见她轻微的对我说,我想买冰激淋给你吃。
  天哪!难道她只是想去买冰激淋吗?
  天哪!我千万不要流泪。千万千万不要。(如果你觉得很可笑,我发誓一定杀了你。)
  
  1999年的夏天,我在百盛广场门口买了一盒冰激淋,巧克力味,上面夹着一层厚厚的奶油。
  我对自己说,如果我一口把它全部吃完,现在会不会掉下泪来。

————————————————
你会看见我微笑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