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天使(4)

  我有写日记的习惯。但不是天天都写,除非有重要的事情。比如杀人或者其他什么。 
  1998年12月3日,天气阴,有小雨。 
  今天是我生日。宝宝和我在一起,很快乐。宝宝说以后每个生日都要和我在一起。她送我一件礼物,一根红绳。我很喜欢。:)她说这根红绳会把我们牵在一起的,永不分离。呵,宝宝真是可爱天真。 
   
  1998年12月25日,天气晴,无云。 
  如果没有错的话,今天应该是圣诞节。昨晚走出去时外面街上挂满了圣诞礼物,几个小孩走过来向我问好,Marry Chrismers。 
  宝宝手里拿着和他们一样的笑脸气球。我把枪藏在气球后面对准人群中一对情侣,那个男人留着胡子,走起路来脚步很用力,女人穿着一套鲜红的大毛衣,说话时口中不断喷出冒着白雾的寒气。后来我杀了那个男人。有时候有些任务让人感到遗憾和失落。他们本来应该可以幸福开心的活下去。 
   
  1999年2月15日,天气晴。 
  宝宝离开了。 
   
  1999年3月2日,天气多云。 
  金鱼死了。那些碎鱼丸都沉淀在缸底。我不明白它们为什么不吃。难道鱼也象狗一样只认主人,鱼也有感情,鱼也会流泪。 
  怪不得缸里的水越来越多。 
   
  阳欣:鱼儿鱼儿水中游…… 
  阳欣:我们认识有多久了。 
  林翔:不知道。 
  阳欣:58天,两个月还缺两天。 
  林翔:哦,这么久了。 
  阳欣:是呀,鱼儿都长这么大了。西西,我也要长大。 
  林翔:别胡闹,又爬到我身上来。 
  阳欣:你老坐在电脑前干什么。 
  林翔:写东西。 
  阳欣:哇,原来你是作家呀。怪不得平时见你都不上班也不做事情。 
   
  当然我不是个作家。我只是偶尔写字。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做杀手了,如果有一天我还能幸运的存活下来,我会考虑这个职业,因为这和杀人有异曲同工之处。只是一个用枪,一个用文字而已。枪和文字,不知道哪一个更有威胁力。 
  阳欣和我在一起已经58天了。这么久对你来说估计可以谈上好几次恋爱了。但我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心理或者生理上有问题的男人。 
  随便。 
   
  阳欣:前几天爸妈来学校找我。 
  林翔:哦。 
  阳欣:他们要我回去。 
  林翔:那你回去呀。 
  阳欣:你想我回去呀。 
  林翔:恩。 
  阳欣:才不呢,偏偏不,我跟他们说我住在一个朋友家里。 
  林翔:他们同意? 
  阳欣:他们问我是男的朋友还是女的朋友。我当然跟他们说是女的啦,他们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也没空照顾我,就塞了我几千块钱叫我不要顽皮在朋友家里要乖点不要惹麻烦…真是烦死了。 
  林翔:你爸妈是做什么事情的? 
  阳欣:不太清楚,好象是在什么地方开了公司之类的,管他呢,我才不去理会这些。 
   
  阳欣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对有些事永远模糊不清。感情也是。其实我觉得我们都是。所以我们能够在一起。 
  不知道这算是好还是坏。其实后来想想,这大概也就是阻碍我们可以谈上好几次恋爱的原因。说实话,我更喜欢有思想的女孩。尽管我自己不是很有思想。呵。直到有一天,我才终于知道,原来阳欣比任何人都要有思想。我的“思想”或许与你理解不一。 
  现在我再次翻开日记本。 
   
  1999年6月3日,天气晴。 
  今天和网上的那个女孩见面了。她的名字叫阳欣。只有十七岁。呵,有些出乎意料。网络上她要成熟的多。现在她睡在我的床上。睡着了。她的样子看起来好像宝宝。特别是她的眼睛。真是个天真无邪的女孩。至少现在我这么认为。她的个子很高,至少有一米七零。或更高。我不知道明天醒来的时候她会不会离开。 
   
  1999年6月4日,天气晴。 
  今天早上一个冰激淋把我弄的眼泪直流。我似乎很久没有流泪的,虽然有些尴尬和丑态,但感觉很好。这些都是那个女孩叫阳欣的女孩带来的。后来我一下子有些崩溃了,宝宝死的那天我没有流泪,但今天,我,忍不住了… 
   
  1999年6月10日,天气阴,小雨。 
  杀死一个男同性恋。他死的时候一直再找他女朋友写给他的情书。 
  那天晚上我们做爱了。男人和男人之间。我并没有感觉呕吐,反而有点兴奋。有些害怕。 
   
  1999年6月14日,天气晴。 
  阳欣买了两条金鱼回来。不知道它们会不会流泪。 

————————————————
你会看见我微笑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