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天使(7)

  7
  
  花很快就枯萎了。茎叶都耷拉下来,我给它们浇灌。我用手把茎叶抚平,可是它们连香味失去了。那些可是很贵的花呀,有着迷迭香这么美丽的名字,香气浓郁和颜色鲜艳。
  可是它们还是枯萎了。我渐渐明白,无论多么完美的东西,最后都要枯萎。
  
  我已经没钱买这么名贵的花了。有天我跟踪那个卖花的老头,快走到巷子尽头的时候我冲上去奋力的抢那些花。
  老头大声喊叫期盼着有人会来帮他。可是谁来帮我呢?谁来帮阳欣醒过来呢?
  我顾不得那么多。捧着花酿跄匆忙的逃了出去。身后传来老头哭声。有一刻我想转过身来,但没有。
  
  再也没有人可杀了。三个月来我一共杀了十二个人,赚了二十四万左右,加上以前的储蓄都交作了医药费。
  我没有想到生病看病这么贵。现在的人真是可怜。而现实如此残酷。
  那天我走在地铁里,有个留着辫子的小女孩上来抓住我的衣服,她的手很小,有点肮脏,但她的头发梳的很整齐。她低声哀求我给她一些钱或者其他什么。我漠然低下头看来看她,看她的手在我衣服上扯拉。我蹲下身来,我说我给你一点钱,但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她一开始有些拘谨的注视我,后来我拿出一点钱,她答应了。
  我说你闭上眼睛心里祈祷一句话:希望一个叫阳欣的女孩病好。
  她闭上眼睛,开始祈祷。我把钱塞进她的衣袋里。
  (你是不是认为我这么做很可笑。你尽可能放声的笑出来。)
  
  林翔:能不能借我一些钱。
  路人:神经病。
  林翔:听着,我有个朋友生病了,急需用钱。我说真的。如果你手头方便的话,先借一些给我,一千两千都可以。我很快就会还给你的,相信我。
  路人: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林翔:求求你。
  路人:走开走开,神经病。
  林翔:你借不借。
  路人:我要报警了。
  林翔:听着,如果你不借的话我就杀了你。
  路人:你别吓我。我不会借给你的。
  
  我拔出枪。靠准他的身体。我说你敢叫的话我就一枪杀了你。
  他开始慌乱,他说别开玩笑了。我说没开玩笑,把身上的钱都拿出来。他看着我手里的枪,我猜他在怀疑枪的真实性。夜色朦胧,他有这个权利怀疑。但在这偏僻的路道,看来他别无选择了。他缓慢地将手伸进衣袋里。我说快点,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耗着。他点头说是。然后突然间他用手抓住我的枪。想不到他看上去并不凶悍,气力倒是粗壮。
  可惜他没有我快,我用另外一只手拔出藏在身后的匕首,一刀刺进他的胸口。
  
  看来真的别无选择。学校也为阳欣捐过款。但那些根本微不足道。相比之下,我更愿意他们默默祈祷。
  我曾经看过许多电影,里面的主人公都是这么醒过来的。
  我把那缸金鱼放在病房里。两条黑色和白色的金鱼。阳欣唱着鱼儿鱼儿水中游。我现在真想再听她唱一遍。
  后来我又想起宝宝。我想以后都没人给这两条金鱼喂鱼丸了,它们会不会死呢?
  那些沉淀下来的碎鱼丸已经很久了,腐烂了,但它们依旧不吃。它们究竟在想什么呢?
  真他妈可恶,你给我吃,你给我吃下去。要不要我替你吃呀。
  
  冬天终于来临。
  女医生:你好几天都没换那些花了。
  林翔:恩。
  女医生:那些花都枯萎了。
  林翔:恩。
  女医生:我帮你换吧。
  林翔:谢谢。
  
  阳欣父母把公司卖了。他们听说国外有家医院对治疗此类昏迷(植物人)之类的病状很有经验。他们办好了一切手续准备带阳欣出去。
  他们一直以为钱可以带来一切,不知道能不能换回女儿的生命。
  好几次都在医院里碰到他们,他们只是冷漠的看着我。我并不奢求他们能够原谅我。我做我能够做的一切。
  
  有次在病房门口,我看到阳欣的父亲坐在里面,怔怔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然后开始抽泣。
  许久,他把手按在床被上,慢慢移到阳欣的脸上,我知道他想看的更清楚感觉的更真实。我的心一阵酸痛。
  接着他的手又移到输液管和氧气管上。天哪!他想做什么。我真想冲上去阻止,我必须告诉他这是你的女儿,难道你这么做之后良心上不会有罪恶不会有谴责吗?是的,她的确连累了你们,她让你们失去了一切。或许这些付出都没有回报,可是你忍心下手吗?当然他并没有真正下手,他的手停顿在那里不停颤抖,他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最后他放下手来,弯下身体,崩溃哭泣。
  (求求你告诉我我还能够做些什么?)
  
  后来有一天,我去医院,阳欣已经不在了。
  他父母没有通知我就把她弄出了国外。我想这样也好。毕竟他们有权利这么做。
  (医院是这么告诉我的,我曾经怀疑过阳欣真的不在了。她永远离去了。)
  
  那缸金鱼还在,缸里的水都铺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金鱼的眼泪,可惜它们都已经死了。
  没有人告诉我。我猜想阳欣是不是怕在路上不小心敲碎而不愿意带走。真是个傻丫头,我不是告诉过你先敲碎了再带走嘛。
  
  阳欣的父母留给我一份信:
  
  你好,你见到这份信的时候我们已经带着阳欣离开这里了。
  我们知道在这段日子里你为我们的女儿付出了许多,包括那些巨额的医药费用。(我们不想知道你是怎么弄到这些钱的。)
  现在我们必须带她走,因为在这里并不能给人带来更多希望。或许应该换个环境试试。我想你能够明白我们的处境。我们不会放弃的。老实说,我们曾经已经放弃。但是你感动了我们。以前对自己的女儿关爱不够,想不到有这样一个人为了我们的女儿而做这么多事。这一点上真的非常感谢你。请相信只要有一点希望存在就一定会挽留阳欣的生命。请和我们一起祈祷。
  最后请你放心,每天的那些花我们会一直坚持的,直到阳欣醒来。不知道那些花的名字是不是叫迷迭香?我们会去证实的,记得阳欣曾经提到过一些,现在,对我们来说,很遗憾很可悲也很欣慰,这是我们唯一知道阳欣喜欢的东西。
  再见。

————————————————
你会看见我微笑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