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过身就是天堂

  天堂是存在的,当人死去的时候,灵魂飞向天空,在碰到云彩的那一瞬间,就会化成雨点落下来——《燕尾蝶》
  仿佛昨夜华灯初上时下过的一场大雨,淋湿了整个城市,淋湿了你沾满灰尘的发梢;当雨点落在你脚边的路面,飞溅起的水花映出一片明晃晃的水气,这个时候有没有人在雨中走着?有没有人愿意停下来看着这个似真似幻的空间里雨光与灯光奇妙的交融?有没有人会象飞鸿在那个下雨天的棚子里一样的看着这个世界若有所思的说:那这里,不就是天堂了吗?
  在触摸到天堂的一刹那化成雨点落回人间——这也许是对梦想者最美妙的安慰。
[rimg]http://www.filmsea.com.cn/movie_review/200112070962_16796.jpg[/rimg]
————————————————————————————————————————-
我问四月,听不听好听的歌?她说什么歌?我告诉她是chara的my way。
她说这是燕尾蝶里面的歌,又推荐了这部片子。
把CD拿到手的时候才发现这是岩井俊二的片子。
 我依然钟情于岩井俊二在冷酷无情的世界里所显露出的那一种温情,这在他所有的影片里都掩盖不住,尤其是当他的镜头对准了人群的时候,有一种感伤到几乎透明的关怀就流露在画面里。当固力果坐在昏黄的火光边唱起《南海姑娘》,镜头在不远不近的距离从右至左开始缓缓的移动,这移动与歌声带给我们的情绪是多么的熨贴,甚至在切换角度的时候也如此的与旋律的起伏相应和,最动人的效果仍然是镜头那些微微的晃动,那一刻的温情与纯洁,仍然这么的妙不可言。
  可惜当蝴蝶飞出了蛹,当飞舞的翅膀被照射了光亮,我们要面对的就是冲出黑暗后的光怪陆离与缤纷的色彩。一群生活在日本最底层的中国人(事实上是不是中国人已经不太重要),在生活突然给了他们一个机会时兴奋莫名,当他们在狼朗的棚子里捧着刚从印钞机里出来的钞票,阳光就从一侧正在转动的排气扇叶的缝隙中照射在他们的身上,这时屋里的光线不断的变幻,一个魔幻的空间正从他们的心底渐渐漾出体外,一些微妙的变化正在发生。
  他们用英语,用日语,甚至是中国话交流,梦想难道真的是没有根的?岩井俊二对金钱的痛斥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个借口,因为金钱归根究底无非是梦想达成的工具,而这个工具更是人类自己用来规范这个世界的发明。从单纯的固力果到世俗的飞鸿,从觉醒的Ageha到心狠手辣的刘梁魁,无论用怎么样的方式追寻着自己的梦,哪怕象飞鸿站在尚未开始的Club里幻想着固力果成名后的未来结果它真的变成了现实,结局仍然是没有了归宿,仍然就象触碰到云彩的灵魂一样,变成雨落回人间。岩井俊在电影的结尾仿佛给世界留下了点希望,让Ageha将磁带还给了刘梁魁,而这个画面之外的声音就是:不要有梦想,不要对这个世界再有任何幻想,惟有这样的活着,你才能不失去什么。
  我该怎样去形容这部电影?用语言去梳理它或者用情绪去渲染它?当我在这里力图去整理我的思绪,我才发现我的感受就好象这部电影一样的纷繁,而一想起它,我的心就重新变的无力而且脆弱,因为我知道我们终究不能摆脱诱惑,只要今天你还在仰望天空,天堂的模样就要浮现在我们本来空无一物的脑海。
这样的天堂,谁也无法模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