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有一天

忽然有一天
我忧伤了
或许有惨淡的天或者淅沥的雨
或许我会伸出我的手,食指
一滴雨打在它上面,或者是泪
忽然有一天
我绝望了
在人群中抬起头,看不到久违的飞鸟
它或许迁徙。或许死了
那时,云慢慢的流过来,把飞它化成雨
它滴在我的手上,食指
它比寒冷更热,它比炽热更热
它蔓延,并用它曾经响彻天空的声音尖叫
它缠绕我的灵魂和咽喉,死死地,绝望地
沉重的呼吸是世上最美的曲子
忽然有一天
我死掉了
我躺在荒芜草地上
眼里倒影着天空和飞鸟的痕迹
阳光微微一晃,像泪光
有风
猎猎地
从昨天 一直 吹到明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