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机

brain eno的by the river告诉我们,钢琴如同寂寞的水流,带走曾经有过的年少轻狂,弹指挥手间就已经消逝了的岁月,我站在时间的河流中突然不知所措,如同一个孩子。为什么我们总是要长大呢?那些蔓延开来的疼痛,以及寂寞,闭上眼睛之时我被悄然的击中。很久以前曾经和一个女孩短信,她问我是不是只要努力争取便能成功?我说争取不一定成功,但是不争取就不可能成功。然后我说我这个人很现实,没有大把握的事情不会去做。“但是小时候,我们不是一直坚信,只要努力就能得到的么?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现实的呢?”她问。“但是我们不能不长大。”我告诉她。那个时候的我似乎很清楚一些事情,似乎自己已经长大了.那些曾经有过的惊心动魄,现在只能暗暗沉寂在河底,等待一块卵石的力量,激荡起任何悲伤或者欢乐的曾经.扣问自己的心底,我们就像站在岸上的人,看着那些曾经遇到的人,遇见的事,慢慢地远去,慢慢地,慢慢地消失在眼前,而我们所能做的,只是静静的站立,静静的等待下一个轮回的到来.
有几个歌者,他们的歌,特别容易让我感受到那种声音和情感的加入.罗大佑、齐豫和蔡琴,他们的声音本来就是很有特色的质地,他们都有自己的经历,所以他们的歌常常超越了歌本身,很多时候,其实他们在唱着时光.池塘边的大榕树、操场上的秋千,和夕阳中的蝴蝶,已在回忆里褪色成了一幅幅的老照片,亲切、温暖而又散发着一丝淡淡的惆怅气息,因为曾经历过,因为永不再来。罗大佑说:生命的空位,总有一个你要回去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做——童年。而现在,我就像站在高山上眺望一样,站在成熟的高度上,眺望我的过去。回忆的道路在云与雾之间穿梭着,若隐若现。道路的两旁,绵延着我幼稚的过去。
王家卫的电影2046,一个关于时间,关于数字,关于机缘巧合的故事.在2046这个地方,有些东西能够永远不变,列车飞速穿越1224、1225区,陌生的人彼此拥抱互相取暖,我不知道对方的你是不是冰冷的铁皮。穿越时空的虫洞,新加坡、香港,悱恻却不缠绵,一个或者很多个人的故事,娓娓道来。王家卫说,“2046”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一个理想,是期望和理想,而“2047”则代表现实。我说,“2046”是身后过去,可望而不可及的无法转身的过去。
王菲咿咿呀呀踩着碎步子,敲击地板读着日语;木村对着列车上每一个人说出他对树洞的秘密;刘嘉玲似有似无地问“你真的认识我?”的眼神;章子怡绝望的手,被周慕云抽掉后青筋暴露的空洞的手;巩俐在斑驳墙面前绝美的被泪水冲洗的口红;张曼玉毫无表情的车窗里黑白的脸…本来生活在2047里的人们似乎都被困在2046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2046,其实,隔壁就是2047,根本就不需要快速列车穿越虫洞,只是自己不愿意出去罢了。周慕云想带巩俐走,想带王菲走,其实他永远也带不走苏丽珍。因为,it”s not up to you.
我们写写画画,看颜色于颜色碰撞,看今天与昨天碰撞,我们牢牢抓住自己,我们不爱听那样情怀的歌,却爱上了那样的色彩,用粉笔在水泥地上找呀找,找小时候里最快乐的事儿,统统记起来,我们只享受单纯的快乐和单纯的悲伤,却常常败给这个不单纯的世界。我们都是爱怀旧的孩子,我们都是在心里写慢了日记的孩子。 过去的不一定美丽,但是我们注定是喜欢缅怀的人.怀旧是一种时代的病。也许,我们需要的只是一部时光机器,回到过去.
[img]http://www.laihan.com/bbs/images/upload/2004/11/16/094807.gif[/img]
—————————————————————
这个就是时光机的文字版。NIBB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