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卫孔雀开屏 凄美心动

在电视里看到电影《孔雀》的宣传片,支离破碎却带有美感的镜头让我对它产生了好奇。于是在路口的CD店买来孔雀。一个人观看。
  很难想象,《孔雀》如此质朴、简洁甚至有些简陋的影像,是出自曾掌镜过或张扬跃动或大气浑厚或氲氤邈远的《红高粱》、《霸王别姬》、《阳光灿烂的日子》等影片,有中国首席摄影师之称的顾长卫手中。不过或许正如蒋雯丽所言,平实的《孔雀》才是真正的顾长卫风格,而其之前掌镜之作或多或少都有着导演的风格。
[rimg]http://photoimg2.qq.com/cgi-bin/load_pic?verify=gcykdFe%2Bp1yrJP8yX9j4MQ%3D%3D[/rimg]
  顾长卫执导的这部处女作就像大多数第五代导演一样采用了擅长的“回望”姿态,所不同的是《孔雀》少了几分宏大的政治话语寓意,更多的是对某个年代平凡人生与琐碎生活的回忆,讲述的年代既模糊(没有任何指代性的历史政治场景)而又具体(那诸多具有符号性的日常生活经验分明就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普通而又普遍的凡人生活或许更能引起人们共鸣,影评人程青松称《孔雀》具有引发集体怀旧的“文献价值”意义。
  《孔雀》的叙事结构有些类似顾长卫自己颇为喜欢的《童年往事》,影片追溯一个平凡家庭几个成员的成长历程,当然与侯孝贤那隐晦含蓄的叙事方式不同,顾长卫相当清晰地以三段式结构依次把一家三兄妹的生活状态与命运娓娓道来。同样是以青春成长为题材的“文革”后叙事电影,《孔雀》没有像《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样充满赏心悦目的“艳阳高照”,而是始终弥漫着淡淡感伤的“愁云惨淡”。尽管影片也有着放飞青春梦想的亮色,诸如姐姐自己缝制了一个蓝色的降落伞,骑着单车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哥哥拿着大大的向日葵花向心仪的工厂女职工示爱;弟弟找来一个假装成军人的冒牌哥哥到教室送伞……这些都是影片最温暖人心的一幕。但影片那不时透露着的青春失落、生活困顿、理想幻灭、现实无奈,在温情脉脉的怀旧中有着难言的压抑与痛楚。细细品味,忽然觉得影片中三兄妹的遭遇呈现出的是一种命运悲剧———越是抗争,结局越悲惨。
  片中叛逆抑或聪明的姐姐、弟弟无时无刻不想摆脱这困窘乏味的生活、寻找更美好的人生,然而却总是四处碰壁,徒劳无功;倒是那个“脑袋有点问题”、不那么正常的哥哥相当本分地顺应着那平淡、庸俗的生活,反而日子越过越好,饭馆开得红红火火。当然,这不仅是个人悲剧,同样是时代悲剧,在片中没有人能够逃离历史的罗网。
  很惊讶顾长卫的沉着、冷静,本以为影片会有个“苦尽甘来”的结局,想不到三兄妹最后的丁点心愿也未能实现,孔雀没有为任何主角们开屏,反而在无人观看时静静地开屏,越张越大,越开越美……那种静谧、那种凄美让人看得怦然心动,感慨嘘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