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寂寞长存

又是一周。炎热了数些日子,今天又忽然冷了起来。下雨。很像今年冬天本该下却没有下的雨。姗姗来迟的雨。
这一周里很少进食,不是刻意,只是没有饥饿的感觉。只是喝茶。喝了很多的茶。力顿的绿茶。一杯一杯的倒进肚子,留下杯子上厚厚的茶垢。还来不及清洗。
上周日的下午给自己买了一枚戒指。银。打折后只要三十多块。
戒指被打磨得像铂金的一般。在阳光下闪闪,仿佛眼泪。无聊的时候轻轻的转动。仿佛时光的流转。缓慢,安静,宁静。
前天深夜和TAKA联系。不停地说话,不停地说话。忽然觉得曾经的人都流走了。和TAKA一起遇见的人,都流走了。只有TAKA还在。和一些新来的人。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
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
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的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
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何处。 ”
时光流转,寂寞长存。
[rimg]http://photoimg2.qq.com/cgi-bin/load_pic?verify=vLIRdm5Pv9zP0HRPWnevmA%3D%3D[/rimg]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