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写在孤独的边缘

整个的夜来了
把每一颗星星都擦亮
照亮在黑暗中
每一个躁动的灵魂
说灵魂也许是假的
你知道我我心虚
总是把灵魂搬出来做借口
是这样的吧有时候
有时候连我自己也糊涂
其实我是怕你们的
怕你们看透我的内心
所以我恐惧恐惧的
不只是你们的窥探
还有我自己真实的
思想
喜欢夜黑暗
其实我也知道
夜经常经常孕育的
是光明的另一面
有一些
是见不得光的
就象那些早已经发霉的往事
我想我该忘记的我努力
但是经常力不从心
但是这一次
也许我可以
我站在十七楼的窗口
外面是繁华的城市街道
车水马龙熙熙攘攘
但是却不和谐
矛盾我承认
其实我知道它们是和谐的
这个城市和它庇护下衍生的
所有的故事
不和谐的是我的心灵
思想
是我所恐惧的东西
我恐惧但是不能
我知道
不能逃避它的存在
不能抵抗它的到来
就象此刻
我想静下来写点东西
但是却又另外一种声音在我耳畔响
它阻止我使我的心绪变得纷乱
虽然它也知道
它无法阻止我了因为
开始我决定了开始
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拦
过去是现在是
将来也是
总是想留住什么
总是想拥有价值
做的每件事经历的每个春秋
还有忘记不了的
点滴
他们在此刻汇总
我已经不去考虑是否矛盾
即使矛盾吧
我知道它们真实
有真实就够了
可以向心灵交代
你看我又提到心灵了
这次的我不再心虚
也不再害怕自己的思想
思想已经飞起来了
翅膀单薄挥动着空气
这空气中有异样的浮尘
颗粒还有迎面的风
但是不能阻挡我
很多时候
心情也是需要流浪的
不要束缚不要条件
跟着思想的感觉
流浪不管它的终点
即使那是我不愿看到的终点
因为你和我
都需要面对
还是回到夜上来
夜上眉梢夜上浓妆
夜象此刻的心情
我眼前已经不再晃动从前
那些或者美好或者冲动
或者不堪回首的华年了
只是夜这是黑暗
那么真实
那么让人心动心碎
那么让人心无旁骛
其实很躁杂这都市的夜
不象乡村那般静谧
那曾经是我的童年
还有已经淡漠的记忆
淡漠了好吧是这样
他们都这样说
人应该学会忘记
应该向前看
不管前面是荆棘还是坎坷
因为我们早已经没有选择
就象我们选择的命运
命运总是我们最好的理由
却骗不过我们
性格是命运吗
还是别的什么
什么都没有用
因为你知道不能停
停了你的命运就改变了
其实还是在你的手中
忘记了是上弦月还是下弦月
反正不是满月
还有漫天的星光
这天空并不是很澄净
就象经历千山万水的心灵
也不再沉静
没有天籁
虽然向往天籁
也知道那是奢望
但是目标不是
要脚踏实地
才能微笑面对明日的晨曦
或者是思想的错
有了思想你的痛苦才深切
你才能说出那么多晦涩的言辞
如果没有呢
你愿意吗
浑浑噩噩的生活
是不是你想要的方式
或者那样会快乐
为一点小小的收获而快乐
但是你已经有了思想
回不去了是不是
那是谁说过的
快乐的人生是成功的人生
我们追寻的究竟
是快乐还是价值呢
或者这些都不重要了
不想这些
仍然要挣扎
仍然期待峥嵘
仍然在有些时候面目狰狞
思想就变成垃圾
丢弃在路边哭泣
接受路人的践踏
有那么多的思想就这么死掉了
包括你以前的现在的
也许还有将来的
什么东西能使你始终不变的坚持呢
你也没有把握
是这样的
我们对自己也没有把握
包括我们坚持的东西
是谁说的
就象这嬗变的世界
霓虹灯的颜色变换
也通常会映花了眼睛
何况其他的呢
有点乱或者本身就是
不知所云
这样也好吧
想到哪儿就到哪儿
没有束缚
象自由飞翔的鸟
我们总是觉得鸟儿的自由
却不知道也许它们有有它们的无奈
还有猎人的枪呢
还有孩子们的网呢
还有另外一个国度里
血淋淋的生存的威胁呢
所以还是回到现实中来
我们没有理由逃避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子非我安知我之堕
夜非昼安之昼夜之分
何以为界
所以回归
所以沉默
在这之后
静静等待等待
等待另外一个白昼或者黑夜
悄然降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