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公厕 ]

看这本电影的动机很单纯,因为朋友说里面有张赫和印度。
  
  这是一部用DV拍摄的影片,片中出现中国、印度、罗马、香港、美国、韩国等地点,影片把这些零落的地点进行时空上的链接,从一个故事毫无预兆地跳到另一个故事。公厕,是所有故事的起点。
[limg]http://www.hivod.com/yorton/res/yortonfile/VideoImage/5178_08201714.jpg[/limg]
[北京]
  冬冬是一位诞生并被抛弃在北京公厕里的孩子,他靠喝粪池里的尿水得以生存下来,被称为“厕神”。18岁时,冬冬决定为生命垂危的祖母寻找一种特效药。于是开始了他漫游世界的寻药之旅。
[韩国]
  釜山的海边,张赫和朋友过着平静的生活,而这一切因一个神秘女孩的出现发生了改变。这个自称是“海洋生物”的女孩,对一切充满好奇。然后她病了,医生认为很严重,因为x光显示女孩子体内没有一根骨头。此时张赫已爱上了女孩,他带着她四处寻找灵药,碰到来韩国找寻高丽参的冬冬。
[印度]
  东尼(冬冬的朋友)因为弟弟得了绝症,也开始了寻药的旅程。在去印度新德里的火车上,他结识了两个来自香港的印度年轻人。他们护送父亲回到家乡,希望圣洁的恒河水可以治愈父亲的病症。
  
[纽约]
  阿森是一个香港杀手,到纽约执行最后一次任务。他遇到了寻药到美国的冬冬,并请求冬冬帮他拍摄自己执行任务的画面。
[长城]
  阿森的女朋友为救得绝症的母亲,到中国求助于萨满巫师。人们看到这个年轻的女人,一直在长城上徘徊,频频拨打她的手机……
  结果并不出人意料——随着海边厕所的拆除,女孩子也从张赫的视野里消失了,而张的朋友因为害怕遗传病也踏上了寻药的茫茫旅程;兄弟俩对印度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一个决定留下来照顾父亲,一个决定回香港;阿森在纽约的厕所被杀,冬冬把记录下全过程的录象带送给阿森的女朋友;阿森的女朋友最终没能挽留住母亲的生命,也再没打通阿森的手机;冬冬和东尼则为“生命线上挣扎着的亲人”继续寻药之旅……唯一意外的是冬冬朋友石头的猝死。“1981-2000 too beautiful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导演以以上文字记录了这个年轻生命的凋零。
  这些形形色色的年轻人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度,有着不同的语言和肤色,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目的:找寻或许根本不存在的仙丹灵药。这些无助的孤独、疏远的灵魂在经过了印度、中国、意大利这些古老文化的滋润后重新焕发了生机,他们所寻找的其实是生命的意义,拯救的是内在的自我。印度僧人让东尼继续找药之旅,徒步旅行在印度教中被称为“行经”,可以增长见识、寻找自我、结交朋友。冬冬在片尾也说:这次旅行让我和东尼一瞬间长大了20岁。这就是“寻药”的意义。
  陈果继续他一贯的DV风格。在略带诡异的背景音乐下,再怪诞的画面也变得再自然不过了:冬冬凝望着一片片向上飞扬的白雪;蓝色厕所从卡车上滑落,一路跌入大海;八爪鱼翻越过玻璃缸吃掉螃蟹;印度兄弟驱赶着赖在厕所的乞丐;长城边一奇异的送葬队伍来回徘徊——生活中不乏生命的寓言。不可否认死亡是真实存在的。就如阿森所说:杀手杀掉的人哪有疾病杀掉的多。从疾病手中争夺生命或许是徒劳的,但我们能够放弃哪怕一丝机会,坐视爱人逝去吗?于是冬冬们为亲人,朋友,爱人四处奔走,寻找灵药来挽救他人生命,使他们之间的爱得以延存。我们只有首先真诚地对待他人,才能真诚地对待自己。
  旅行与回归本是一对矛盾,却被陈果不着痕迹地糅合在一起。世界本来就是一个相互联结的统一体,通过海洋,韩国的公厕与北京的公厕息息相关。从这点来说,世界是小小的。人类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故乡,但终归是要回去的。冬冬问石头为什么回国念大学。石头说我不想做一个连意大利历史也不懂的意大利人。同样地,虽然热爱张赫,热爱陆地上的一切,幽怨的“美人鱼”女孩最终还是返回大海。印度两兄弟第一次回到家乡,便为浓郁的印度风情深深吸引,他们年轻的眼眸和微笑消融在灿烂的阳光中——“哥哥,你看,多美啊。”疆域与国界的概念正在逐渐淡薄,但对这些年轻人来说,生养之地与魂归之土不仅只是相隔几个时区的差别而已。
  
  山上无仙草,灵药心中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