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飞鸟飞不过的世界尽头 ]

收拾旧书的时候找到初中的作文本。停下手里的活做在地板上,翻看那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扔在壁橱里的本子。第一篇是读书笔记,啊,那些书和作者,杜拉斯、安妮……那时候是真的很喜欢他们的。晚上在寝室里也要着撑电筒看上几页。第二篇写的是……也是一篇读书笔记吧。悟空传。今何在那个愤青样子很可爱的。第三篇叫《随手涂鸦》。依稀还能记得写它是个星期六的黄昏。偌大的教学楼只有我一个人,空气是蓝色的,我在最后写“抬头看见天空。暗蓝。暗蓝的暗蓝。像一张病人的脸。虚弱无力。在麻木中清醒,在压抑中释怀。”后来那样的蓝色再也没有见过。
一个本子,一个学期就这样的三篇。每篇都是用心写的,真实的自己,真实的感受,有血有肉。
而现在,剩下的只是文字上的虚伪表情。
真的。因为嘲笑自己太久,我已经失去了表达自己感情的能力。
每次写一大段文字,然后推倒。因为害怕。却不知道怕什么。打开心灵的大门。却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不过是另外一个“门外”。
那些佯裝的表情摆在脸上是为了浮现镜子中的快乐。努力作出快乐的样子,努力装出云淡风轻的情怀。
为自己建筑锁住自己的世界尽头。就想村上春树那样。可我的围墙高高,连飞鸟也不能飞过。
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伤口和黑暗。而那些曾经了解我的人,触摸我的人,都已经鞠躬谢场,华丽转身,越走越远,直至成烟。
到最后,却连自己也看不到真实。怀疑,你,眼前的我,究竟是虚伪,还是真实?
对不起,请原谅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