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萎鼠 ]

在一个地下网站认识萎鼠,自称是一个怀疑一切的自由撰稿人,内心阴暗潮湿,喜爱萨德、亨利米勒。文风犀利恶毒,以嘲弄一切为己任。其他的我对他一概不知。今天又忽然看到他的画,噢,可怜的鼠。
今天猪小妹给我讲了两个蛮冷的笑话。确实蛮冷的。
第一个:在铁路旁大号却没带纸时,别着急,火车会提醒你:裤擦,裤擦,裤裤擦!
第二个:鱼说:“我时时刻刻把眼睁开是为了在你身边不舍离开。”水说:“我终日流淌不知疲倦是为了围绕你好好把你抱起。”锅说:“都他妈快熟了还这么倔”
哦,笑笑吧。突然发现冷笑话对治疗郁闷有很好的作用。
来,一起笑笑。注意不要割掉耳朵。哈哈。
[limg]http://www.sickbaby.org/cartooon/mouse1.JPG[/limg]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