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里的呓语 ]

以前觉得夜很长,现在觉得夜很短。
一直在做一些琐碎的事情,听音乐,看电影,聊天,喝水,接电话,吃糖……
夜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了。看到屏幕下方的时间,不禁哑然失笑。
现在在听一个朋友的电台节目。深夜档的。
一直觉得,电台是一种有安全感和真实感的交流方式。
将自己封闭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只有看不见的电波源源不断的被传出或者接受。
很有距离感。但想到,此时,正有另外一个人,正在向你倾诉,或者被倾诉,内心就不会寂寞。
这和写作不同。写作是作者内心自省的过程,与读者无关。
另一个朋友写BLOG说过。直播间是一个温暖的地方,可以把快乐和朋友们分享,
而将那些灰色的情绪收进自己的心里。
真的是那样的。正如我在灯光下和内心深出的自己完全判若两人一样。
我不想徒增别人的烦恼。把烦恼放在心里。就够了。
所以我常常在话筒前告诉那里看不见的听众,要丰盛而热烈的活。
今天认真的看了很多朋友的BLOG。了解他们的情况。
发现他们都好,有各自的归宿。心里便安然了许多。
再说刚才和一个朋友聊天。我突然有了想法,问他
是不是每个人在说爱的时候,其实都在叹息哎呢?
他说
是不是每个人在叹息哎的时候,其实都在说爱呢?
笑。真矫情。
就是这样吧,希望你快乐。真的。
PS:说一下,换了一首歌,Brain Eno的《by this river》很好听的歌。NIBBY告诉我的。
希望你能安静的听一下,安静的听一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