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eren Ann ]

知道是因为喜欢她和Bradi Johannsson合作的lady & bird乐队以及同名专集。这个拥有多国血统的混血女创作人,成长于以色列、足迹踏过荷兰,最终落脚法国,凭她散发浓厚法兰西雅致气味,有种贴近凯特圣琼(Kate St. John)单飞时的熟女浪漫与欧陆室内乐质感,宛如更优雅世故的Stina Nordemstam的声腔。
下了她所有的专集,整夜的听。《Nolita》《La Biographie de Luka Philipsen》《Not Going Anywhere》《Lady And Bird》……基本上都是以法国或者以色列的民谣为基础制作的,但加入了更多的爵士和布鲁斯在里面——据说是因为听了不少Chet Baker和Tom Waits的东西。最喜欢《Not Going Anywhere》,略带颓废的清淡语调一直贯穿于小夜曲一般的主题曲中,贯穿于《End Of May》梦幻般的和声中,也贯穿于唯一一首节奏强烈的《Sailor And Widow》之中。甚至连像圣诞童谣一样的《Right Now And Right Here》,《By The Cathedral》和带有一丝拉丁吉他色彩的《Spanish Song Bird》,也无一不笼罩在一层感伤的淡淡雾气中。而早先的Trip-Hop节拍表象已然隐匿,转化成为Beth Gibbons似的内在阴郁。
有人说Keren Ann的东西适合作为全世界任何一家咖啡馆的背景音乐,显然这也很合理,但窃以为如此华美却又极简矜持的作品更适合于私人聆听。它让生活可以变得轻巧和美丽,“我尽量不记起,胜过再去忘记”;也可以暂别执迷和浮躁,面对潮起潮落人来人往却“Not Going Any Where”。生活不在此处的庸俗和别处的虚妄,那么生活在内心,感觉就像当年听见Sparklehorse唱着“我想作一匹马,充满永不蔓延的火焰。”
Keren的东西永远属于能满足你耳朵的那种,可以去感受她音乐的内涵,去追溯这种复杂的情节,去幻想一个欧陆的小故事;或者不,只是去听,让它带给你那种无限的快乐或是瞬间的感伤。
[l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5/dowe,200607018447.jpg[/limg]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