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告别微安 ]

  他知道她在哪里。
  这样很好。他随时可以去找她。
  
  他在网上找到这个叫薇安的女子。她说她在一间名字叫BLUE酒吧工作。
  已是午夜,音乐是X-JAPAN的FOREVER。黑暗中他找到一包雀巢1+2咖啡。
  女孩说你喝CAPPUCCINO吗。安妮的文字里提到的。他说不。他只在家喝。是那种随身包的。一盒一盒买。
  女孩说多喝咖啡对生育不好。他笑。:)。男的还是女的。都一样。
  彼此。
  
  凌晨三点。他熄灭烟头。把音乐关掉。躺在床上。
  开始构思小说。
  他习惯这种黑暗中的构思。思绪如同滚动着的鲜血一样。流淌。在身体的每寸肌肤。肆意的。
  这是他和自己的一场游戏。每天对着电脑写字。用赚来的微薄稿费交房租,购物,养活自己。他觉得这样很好。
  网络上有人说他的文字象安妮宝贝。
  他一开始并不知道安妮宝贝。聊天室里有人告诉他。安妮宝贝是个很出名的网络作家。他们告诉他有关安妮的一切。
  他去看了。自己并不觉得有多么相象。
  
  他:安妮的小说是残忍的。但不绝望。
  安:我喜欢这种感觉。让人窒息,但无法死去。
  他:就如同小说里提到帕格尼尼的音乐。一根细细的丝线。缠绕心脏,直到感觉缺氧苍白。
  安:是的。
  
  他没有告诉她自己曾经见过她。或许她不是。
  他能够想象一个女孩,神情冷淡,带一点点慵懒。穿着宽大的洗旧的牛仔裤和黑色T恤。瘦瘦的手腕上套一大串暗色的银镯。头发漆黑浓郁。光脚穿绕着细细带子的麻编凉鞋。也许还斜挎一个大大的背包。
  有时从那里扯出一副耳机,塞着耳朵。听音乐的时候,她的脸色显得更加的疏离和冷漠。
  如果他走上去和她打招呼。HI。薇安。她会认出他来。然后给他一个温情的微笑。如果她没有认出他,她会和小说里的人物一样,转过脸去。
  或者。他可以告诉她,他们在书店曾经偶尔相遇过。
  如果她还不能记起。那么,他甚至有耐心告诉她一切经过。
  
  告诉她。
  有一天他和她在地铁书店里凑巧都买了一本安妮的小说告别薇安。于是他们像碰到知己一样,相约去咖啡店喝CAPPUCCINO。然后聊天。
  她说自己和朋友经营着一间酒吧。名字叫BLUE。安妮文字里提到过的酒吧名字。她喜欢。
  他说自己在家写字。状态和安妮一样。觉得我们都是同一类的动物。不知道身体里流的是不是一样的叛逆的血液。
  她说想知道的话可以用刀割一点血出来。如果叛逆的话血液会是黑色的。她补充,不会死的。放心。
  走的时候她说网上她的名字就叫薇安。有空也可以到BLUE来喝酒。
  她没有告诉他地址。
  他想她是忘了。
  
  他:知道血是什么颜色吗。
  安:黑色。或者红色。
  他:?
  安:黑色代表叛逆。
  他:红色呢。
  安:红色是纯洁。
  他:怪不得。
  安:?
  他:女孩第一次做爱之后身体就失去了纯洁。
  
  他想起他的第一次。和蓝。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有天晚上他带她到酒店。朋友帮他买好了套子。他不想有任何麻烦。
  那天晚上他粗暴的夺去了蓝的纯洁。蓝很配合。说爱他。她要和他永远在一起。她醺然红晕的脸上露出快乐的幸福的笑容。如花一般的身体纠缠在他双腿之间。血液就流了出来。
  他看清楚那是红色的。鲜红。
  直到现在。每次和蓝做爱时都让他感觉害怕。他觉得自己天生对红色敏感。抗拒。
  有时候蓝只是过来看他。带给他食物。悄无声息的。
  
  蓝是安静细致的女孩。毕业后在一家小公司做文秘。循规蹈矩的生活着。
  周末的时候会来他那儿。呆上一天。
  如果他要求她留下过夜。她就留下。照着菜谱做晚饭。然后和他一起在餐桌前面对着面吃饭。
  蓝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过这种平静舒适的生活。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如果允许的话,一直到老。
  他说他不喜欢。
  她问他,那你喜欢怎样的生活。他想了想。不确定的。或者到处流荡。我不喜欢平静。人活着,就是为了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如果知道会这样一直平静的下去,到老。活着就没有意思。
  他们又开始沉默不语。
  走的时候,蓝从他床上拿走几本书回去看。并且嘱咐他,好好照顾自己。好好找份工作。
  他觉得她烦。不理她。
  
  安:每一种方式都是幸福的。不管平静也好。流离失所也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他:觉得安妮的生活呢。
  安:我觉得没有人可以评判另外一个人的生活。生活是自己的。只有自己才有权利。
  他:那说说你的生活吧。
  安:呵。秘密。不告诉你。
  
  和小说里一样。他们下网。数123。然后一起键入QUIT。
  但不会有亲吻。*。
  这个游戏是清醒的。他不想耗尽那最后的百分之十的感情。而最终一无所有。
  
  睡觉前他会看报纸。感觉这个城市流动的气息。
  有次他在报纸上看到那间叫BLUE的酒吧介绍。还有地址。他记住了。
  有本书里提到一句话,从书桌上看世界是危险的。他想,如果不看的话,就将双手空空,一无所有。
  他要和这个城市保持平行的速度一起前行。
  虽然他一直把自己关闭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无休止的写字。他喜欢写字。不束缚的写。天马行空的写。这是他的生活方式。
  起码现在。他这么认为。
  
  蓝不这么认为。
  蓝有次过来。说她有个朋友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可以的话,他能到那儿去上班。
  蓝总是想让他有份稳定的工作。她说这些日子以来,他人瘦了。脸由于缺乏阳光而越发苍白。她心疼他。
  他说不去。继续埋着头写字。
  蓝说,你每天都写呀写的。又写不出什么名堂来。
  他说,管你什么事。
  蓝有些生气了。她说,我是为你着想。你总不能一直这样写下去吧。这个月,连网费都是我替你交的。
  我又没有叫你替我交。他忿忿的说。
  蓝的眼眶湿润了。低着头。不吭声。后来走了。
  
  他:爱情和生活哪个重要。
  安:生活是一个人的。而爱情是两个人的。
  他:如果要你选择,你会选择哪一个。
  
  蓝没有再来。
  两个月来,他的网费没有钱交。稿费少的可怜。他不知道是自己文字写的不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情愿相信是后者。
  没有人再说他的文字象安妮宝贝。也有人在网上骂他的文章,写的真臭。
  他有些失落。不知道是因为蓝,还是因为他的臭文章。他情愿相信是前者。
  必须面对的是,生活。他觉得这场和自己的游戏已经玩不下去了。他犹豫不决。
  凌晨三点。他熄灭烟头。把音乐关掉。躺在床上。
  无法构思小说。
  
  他:我一直想用文字来做出些什么来。我的想法是不是太幼稚天真。
  安:有一点。呵。
  他:你觉得我的文字如何。说实话。
  安:恩。好吧。说实话。不怎么样。
  他:和安妮宝贝相比,差多少。
  安:十万,八千里。
  他:呵。谢谢。
  安:不用。哦对了,以后我很少再上网了。
  他:为什么。
  安:秘密。不告诉你。
  
  他给蓝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他会去找份工作。然后,和她一起好好生活。在一起。可以到老。
  他听见电话里蓝轻轻的抽泣声。他安慰她不哭。他会对她好的。
  然后找到那间BLUE酒吧。
  
  他只是想看到她而已。他不会告诉她发生过的任何事。
  酒吧里是喧闹的气氛。昏暗的灯光,浓烈的烟雾。他走到前台,要了一杯啤酒。
  不远处的舞台上,有女子在唱着轻柔的歌。夹杂舒缓的音乐。他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环顾四周。
  然后他就看到薇安从楼梯上走下来。
  身旁挽着一个蓝眼睛的年轻人。高高瘦瘦。头发是棕色的。
  周围有人起哄着。他们说这个法国男子是酒吧女老板的男朋友。有人吹起了口哨。还有人过去和他们打招呼。
  他藏在人群中,远远地看着她。嘴角泛出微笑。
  
  生活是一个人的。而爱情是两个人的。
  如果要你选择,你会选择哪一个。
  我是一个女人。如果没有真正的爱情,那么,有很多很多钱也是好的。
  
  他终于可以在心里轻轻地对她说,再见,薇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