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一般的爱情小说 ]

  那是在一个晴朗的下午。在上升的电梯里,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幸福的。
  他从电梯里走出来。手中捧着一簇鲜花。花的名字并不清楚。但的确很漂亮。散发着醉人的芳香。
  还有一大瓶用来庆祝的香槟。应该是洋酒。对他来说,比较适合一些。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一枚钻戒。闪着耀眼的光芒。无论哪个女孩戴上,都是显得那么高贵幽雅。
  他把笔直的西装又整理了一下。然后挺了挺腰。岁月的流逝并没有妨碍他的健康。他活的很好。
  不,应该说,很优秀。
  从他的笑容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成功男人。自信,魅力,还有就是让人嫉妒。
  他在14楼停了下来。
  走廊没有窗户。有些昏暗,几屡沿墙的阳光照过的光线处有飘忽的灰尘。他从它们中间穿过去。然后停留在1405房间。
  没有按动门铃。
  房间的门紧紧的关着,上面还有少许的灰尘。他知道她一向很少外出。
  他轻轻的,从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轻轻的,插入。
  一切都无声无息。
  
  她知道是他回来了。她一直知道。从八岁那一年开始。
  
  因为偷喝了父亲昨晚留下的酒底,母亲狠狠的用皮带抽打她。那是她第一次鼓起勇气逃出家门。
  母亲在身后拼命的追赶,喊着她的名字,蓝,你给我回来。
  她拼命的跑。跌倒在泥地上。母亲焦急的呼唤声逐渐消失。她喘着气,有碎泥土溅上她的嘴唇。她狠狠地用唾沫沾湿了吐出去。泥土的味道是苦涩的。就象酒。
  终于她抬起头来。看到一双光着的泛黄的满是粘泥的脚丫子。
  
  男孩说,小妹妹,你在干吗。
  蓝抿着嘴不说话。泥土的苦涩味让她想哭。脚上的伤口开始流血。她站不起来。
  男孩说,痛吗。他蹲下身来,抚摸伤口。往上面吐唾液。蓝来不及闪躲。她想,真是恶心呀。男孩说,唾液可以帮助伤口愈合。
  男孩背着她到一间草堆的破棚子里。把她放在铺草席的床上。他告诉她不要乱走。
  他从绿叶藤中摘西瓜给她吃。用手当刀一样使,一切二。一半给她。一半放在自己嘴里。他裂着嘴对她呵呵的笑。露出黄黄的牙齿。西瓜真甜。
  
  1979年8月。
  蓝说,你喝过酒吗。酒是苦的。
  
  她将身体伏在窗口。从14楼的高层往下看。这个城市最热闹的路道。喧嚣的人群。来往的车辆。即使在午夜,依旧灯红酒绿。
  这是他三个月前给她买的房子。他告诉她可以不要再住乡下的破房子了。他现在有钱了。他可以给她一切。
  是的。她告诉自己,他们曾经相爱。并且相互拥有。这已足够。
  酒是苦的。她忽然想哭。
  
  你会娶我吗。蓝说。
  会的。但不是现在。我是一个在田野里长大的穷孩子。我不想再这样一直生活下去。贫穷是可怕的。
  我不在意你穷。我们在一起,我就感觉到幸福。
  可是我在意。我不想让别人看不起。你母亲前几天看到我,不和我说话。我知道她看不起我,蔑视我。
  
  1998年5月。
  蓝说,你爱我吗。
  他抱紧她。低下头吻她。你会等我吗。
  会的,我等你。蓝说。她使劲的点头。泪水从她脸庞无声的滑落。
  
  哭了。泪水忍不住的崩溃。
  偶尔在失眠的深夜。会看见他的脸庞。他隔着玻璃窗向她挥挥手。然后火车呼啸着离去。
  她独自站在寒风里,泪流满面。
  
  每个星期都收到他的来信。
  他告知一切都很好。有个朋友帮忙,已经找到了一份工作。生活暂时安稳下来。
  他寄东西回来。有时是些小礼物、卡片,有那个城市的落叶,照片,风景明信片,特色纪念品。她闻到那个城市到处充满了他的气息。她想象着他也同样闻到她在这儿的气息。她想他的气息。然后她轻轻的微笑。
  
  1999年10月。
  相信我。我是爱你的。
  我知道。蓝轻声对自己说。他是爱我的。
  可是。他要结婚了。
  
  信里说。
  相信我,蓝。为了我们的将来。我不可以放弃现在。
  我的事业就要上轨道了。不过缺了一笔资金。我的那个朋友可以帮我。只是,只是。我要娶她。她要求我娶她。
  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同意。可是,可是。你要想想以后呀,想想我们的将来。你母亲看不起我,她不让我娶你。这是她亲口对我说的。相信我,给我两年时间。
  我们还年轻,路还很长……给我一点时间……
  等我。
  
  黑夜寂静的没有任何声音。蓝想她是病了。她开始喝酒。泪水无声无息滴满整张信纸。
  
  2001年1月。
  你回来了吗。
  是的。我要回来了。
  
  一年多来。他的信越来越少。他说不方便。他现在是一个有妻子的男人。
  而且事业竞争激烈。他的企业开始下滑。每天忙里忙外。抽不出时间来。岳父对他很不满。
  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很想她。
  蓝躺在空旷而荒凉的田野里,呼吸泥土的芳香。闭上眼睛。
  
  终于有天,他说他要回来了。他的企业已经快接近倒闭。
  蓝怔怔地,感觉有些遥远,又有些陌生。
  她对自己说,我等到他了。泪水温暖的顺着信纸滑落,渐渐掺入泥土,有股心酸的味道。
  
  火车轰鸣着停了下来。他从车站里走出来。一副落魄的样子,感觉刚经历了一场大风大浪,他的脸瘦了许多,目光是忧愁的。
  蓝微笑地走过去,站在他的跟前,握起他的手,他的手粗糙而寒冷。他看着她,没有说什么,他放下行李,抱紧蓝,他说,嫁给我,蓝。他的声音是颤抖的。蓝说,好的。然后她感觉到她的泪水温暖的低落在林怀里。
  她抬起头,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两个人的眼泪。
  
  2001年8月。
  过往云烟。
  
  你需要散心。蓝说。
  她牵着他的手沿着小路一直走到田野。这是以前的那块西瓜地。这里有泥土的芬芳,温暖的唾液,还有属于他们的爱情。
  他目光呆滞。蹲下来。默默的从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不说话。
  
  蓝有着一份稳定的工作。小学老师。虽然钱不多。但生活的快乐。
  但他不同。他需要的不仅仅是快乐。他已经不习惯这样的生活。他追求享受。上层次的、富丽堂皇的生活方式。
  他很难接受每天三餐规划式的饮食。他不喜欢喝水。只喝牛奶。他适应乘公车。只打的。他还要夜生活。泡吧。只抽一种牌子。最贵的香烟……他对蓝说,对不起,我很难做到和你一样。
  蓝默不作声。
  
  蓝很早起来走一个小时去学校,买最便宜的饭菜,有时甚至干脆饿着回家,她可以向人家借钱给他买香烟…….
  她为他做一切。她理解他。她相信他会渐渐好起来的。
  
  昏暗的房间里充满了香烟的味道,他躺在地毯上,像个死人一样。他在堕落,他不甘心,他和蓝本来可以活的更幸福的。可是蓝说,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他转过头,不忍让她看到眼里的泪水。
  他也尝试着去找一些工作,但实在很难接受这么低的薪资。他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应该怎么走下去。他越来越迷茫。越来越恐惧。
  
  直到有一天。远方来了一封信。信里他的妻子告诉他,因为几个前辈的帮忙,他们的企业已经度过难关。
  妻子说她是爱他的。他可以回来。而且他们需要他。继承陈家的祖业。
  他握信的手是颤抖的,他听见远方有个声音在呼唤他,我们需要你。
  可是我呢?蓝说。
  放心,再给我一年时间,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蓝默默的低头,泪水已经淹没她的眼眶,她躲到角落里放声的哭起来。他过去抱紧她,不要哭,很快的,就一年。
  
  2002年。今天。
  我会等你回来。
  你要我等,我可以。
  我想让你知道,我可以等你到死。
  
  前几天他打电话过来。他说我现在还不能回来。还有很多事要做。他说,能不能再过一年。就一年。真的。既然你都等了三年了,那么请在等我一年。相信我。我一定给你带来幸福。
  
  她靠在14楼高层的阳台上。坐了很久。对面是一幢高楼大厦的玻璃窗,阳光耀眼。照的人想流泪。楼下是喧闹的人群声。
  她的内心一片寂静。从未有过的。
  她开始喝酒。酒的味道很苦。让人有种想呕吐的感觉。迷糊之间,她又看到那个光着的泛黄的满是粘泥的脚丫子的小男孩对着她笑,露出黄黄的牙齿,渐渐地,男孩变得冷漠,变得陌生,终于飘出阳台,越来越远,然后消失…….
  她忽然站起来,向下张望。也许,她还能看到那个男孩的影子。
  可是没有。
  
  酒瓶从她手中滑落,重重地从十四楼坠落下去,突然之间,她的身体和酒瓶一起坠落了,跟随着小男孩的影子。沉重而飘忽地抛出了阳台。她想她要拼命抓住他呀。
  是的。她想抓住他。
  在刺眼的阳光下,她感觉到眼前一片明晃晃的。整个人都在疾速的下沉中膨胀起来。她努力的喘气。她听见母亲在身后拼命的追赶,喊着她的名字,蓝,你给我回来。她如丝般的长发在空中花一般盛开,悬起。没有疼痛。她感觉到自己抓住了小男孩的影子。但双手依旧空荡荡的。在无声的滑落中,终于整个人都变得空虚。
  有些事情是无能为力的。有疼痛,有苦涩,有甜蜜,有泪水、唾液和温暖。
  在黑暗来临之前,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