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抓狂 ]

上午接到老朋友的约稿电话,我左右为难,毕竟自己很久没写过什么了,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写。但是对方又是多年的朋友了,又不好意思拒绝。最后只有告诉她我尽量试试,如果写出来了就一定上交。
下午蹲在椅子上对着电脑发呆。句子倒是还能勉强写来,每个句子都像差了点黏合剂一样,永远连出一段话来。很久没剪指甲的手指在键盘上劈里啪啦,写了删,删了写。恐怕难产也不过如此了吧,吸气,跟着身边医生的节奏不断的用力!用力!再用力。多可怕!问候亲戚。进入不了状态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仿佛阳痿,你在床上,灯光昏暗,旁边是娇柔的可人儿,明明有东西呼之欲出,可永远差那关键的一点。再次问候亲属。抓狂。
记得原来,真的是看见是看见掉片树叶都能联想到宇宙和时空的。啊,时光在流失,生命短暂。然后长篇短论滔滔不绝更着就来了。现在,死个人也就只当他死了。
几个小时过去,还是那几段话。大吼一声,不写了!关掉WORD。世界真干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