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天 ]

快走了。才把成都的朋友叫出来玩。
朋友是我在ORKUT里面认识的。以前从没见过面,这次来成都,正好出来认识认识真人。
在春熙路王府井的星巴克等他,远远看见窗外阳光明媚的街上走来一个黑衣男子,身后有个黑衣女子,直觉告诉我那个男子就是我等的人。果然,他推门进来,四处张望,我向他们招收,坐下。他叫J,身后的女子是他的室友。女子很高,明明是四川人,却偏偏生得北方人的身材,让人不由想起北方的阳光。
似乎现代人都没有羞涩这个说法。第一次见面,却像多年的朋友一样自然。没有问候,聊的都是些絮絮叨叨的琐事,琐碎得甚至让人不能记得。只记得最后J说某酒店的糕点房过了五点半会打半价,叫我们一起去排队。我说好。
走了很长一段距离终于看见那件糕点房。出乎意料的小,里面只有三四个人就已经显得非常拥挤了。每人手里拿几个面包蛋糕,却不结帐,只是不停的看表。这时候是4点56分。
我觉得这有些好笑。但还是颇有兴致的选了两个面包拿在手里。不知道味道如何,只是看它们比较大,可以填补我已饥饿的胃。拿在手里,垂涎欲滴。仿佛马上就能大快朵颐了。
一看表才发现自己错了。刚到5点。也就是说,如果我想填补我的胃,还需要可怜的等上半个小时。一下子泄气不少,加上排队的人越来越多,原本就狭小的房间更加拥挤,闷热。把面包教给J,拉着他的美女室友走到外面的街上等他。
5点20的时候无意瞟到J,瘦小的他被挤在人群里颇为可怜。顿时发现自己在外面让J在里面受罪有失人道,良心命令我进去。
万众瞩目的5点30终于到了。店员在收银机面前就位。排在队伍第一个的是穿着不知道是哪个商场制服的中年妇女。伊食指一伸,慢悠悠却颇为得意的说,六个黑三角,六个水果蛋糕……
我、J、美女一下就被震撼了。我一方面怀疑伊是不是投机倒把的商人,在这里买了折价蛋糕然后拿回自家小店高价出售。另一方面为自己这么斯文秀气的拿两个极便宜的面包的行为捶胸顿足。好在改错的机会还是有的。我们又拿了N个蛋糕,结帐,大包小包的走出了店门。

出来了就听他们说要去吃一家很有名的鸡火锅。我想我一个外地人肯定应该听两个成都通的,所以眼睛都没眨一下的同意了。
又走了很长一段路,然后做上公交车。晃荡晃荡了几十分钟快一个小时后,美女说,下车。
下车后美女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平静的说,我们好像下错站了。。呃。。我一听就晕厥了:碰上两路痴。换车,又晃荡了十几分钟,车上美女还在四下打听那家店在哪里——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也不知道那家店在那里——有人说就是前面那个站下,然后走到一个有坡坡的地方就能看到了。下了车发现四下荒芜,我很想大喊一声:有人吗?但我忍住了。
坡坡,前面几百米的地方貌似就是一个坡坡。
走过去一看才发现自己又错了一次。越来越荒芜,人烟越来越少,这个时候要是天上再飞几只乌鸦,三个人站在枯黄的草丛里面做神情没落状,太具有80后的颓废气质了。
很可惜我们没有时间颓废,四处问路。美女很有信心的说这一带随便问一个人都会知道鸡火锅在哪里。
连续几个人无果。。。。
我们决定问火三轮司机(火三轮。成都人这么叫非法运营的三轮摩托车,三轮自行车叫耙耳朵)
师傅,九妹火锅在哪里哇?(成都人在疑问句里很喜欢加个哇字)
九妹火锅?有点远哦。
有好远嘛?
走过去可能六七公里嘛。(我顿时晕厥)
他们说就在这附近都嘛。九妹炖鸡火锅哦?
哦,九妹炖鸡火锅啊。那近。(希望又如东方的太阳在心中冉冉升起)
有好远哦?
三公里的样子(发生日食了)
打道回府。

最后的晚餐是:竹笋芋头烧鸡。地点:J家楼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