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电台 ]

躺在床上听深夜的广播,主持人是一位很久没联系的朋友,听见他的声音又熟悉又陌生。
很久都没有听过广播了,一方面没有方便的收音设备;一方面日渐浮燥了心,每日忙不完的事,刚躺下酒会沉沉地睡去,没了心情。今天忽然打开手机的收音功能,又恰好听到朋友的节目,那种遗忘在脑海许久的感觉又突然被湿嗒嗒的捞了起来。
听朋友温暖的声音,这些日子的阴霾也消散了很多。人与人的交流,能隐去容颜隐去身份只剩下声音被传播,那就会是温暖而美好的。就像曾经和情人深夜电话时的喃喃细语。
一直觉得电台广播是属于深夜和敏感的。人间的百态世界的酸甜在浓夜被凝缩在电波里,传播到每个人的身边。这种感觉很微妙。
想起自己去电台做深夜节目的时候,听见耳机里传来的自己的声音,知道在这个大大的城市里也正有无数人听到,会忍不住像泰格尔那样问一句,你是谁啊,听者?
其实听与被听,都是安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