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叫秦唯 ]

很多时候我是个糊涂的人 就像我早已忘记
我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第一次知道有秦唯[Blog]这个人的了
那时候我很无聊的在一个现在已经关掉的文学网站做主编
(所谓主编不过就是免费帮网站帮忙 没什么厉害)
而他就是小小文学青年
所以认识他 我想不外乎是许多许多的机缘巧合凑到一块儿
然后划一根火柴 噗一声擦出火花
据他说我是因为看了他写的文字而发站内短信给他的
可我在一个月前 脑海里对于他 仍然只是一个浑浑噩噩的映像
并且十分罪过的把他和另外一个人看作了一个人
一个月后 不知怎么的就突然熟络了起来 成天泡在网上隔着一条赤道嘻嘻哈哈
打发了好一段无事可做的时光 十分快乐

让我怎么说他呢 绝世好男人吧
如果在他QQ是离开状态的时候发消息给他 收到的自动回复十有八九的是
我在洗衣服 我在做饭 = =
顿时我就感慨 原来我是多么的堕落 自动消息一律是 吃饭 看碟 睡觉 玩儿去了 一类的
我想 这样的优质宅男应该很多美女追着吧 可他还不承认又十分虚伪的说 没人要啊
你没人要个P 老子才不信

他比我大不了几个月 看上去却绝对可以划到成熟颓废男人范畴
再加上他在猕猴桃国 所以我对他的全称是
海外颓废美少年 ^ ^ 他又十分虚伪的说自己不是美少年
我说 孩子 你得了吧 你那点小心眼我不知道
呵呵 其实更多的时候我叫他孩子 为了不让他有比我年龄大几个月的优越感 ^ ^
他也学着叫我孩子 孩子孩子孩子孩子
于是 两个小屁孩 成天孩子孩子的 什么搞笑

他说 你带我去看重庆美女吧
我说 好 你来 我把美女都带来

我说 你送我个猕猴桃星巴克的城市随行杯
他说 好 有时间我给你送过去
其实寄就好了嘛 > <

我说 孩子 你BLOG上怎么不写我 你要写我
于是他写了一篇很华丽的文章 让我我虚荣心无限膨胀
然后问他 哈哈 孩子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然后他很无语

他说 孩子 你也给我写一篇
我说 孩子 别淘气了 让我写 杀了我吧

不过我还是在CARMEN MCRAE的声音下写了 东拉西扯 一点不华丽
虽然我很糊涂 但我还是有一小点厚道的 呵呵
喂 我觉得咱们俩越来越有相互自恋的嫌疑

——————————————————————————
他写我的 让我的虚荣心在膨胀一次吧


零七七月*那个叫做多唯的男子  那个叫做多唯的男子。

素未谋面。

          

我不知道当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仅仅依靠文字来交流时,是否可以称作为相识。

多唯和我便是两个这样的人。

直到现在,我依然可以清晰的记得多唯当年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他说,你是我在这里主动加的第一个人。因为看了我写的字,而主动对我说了第一句话。

受宠若惊?或许有点吧。

四年多前的他和四年多前的我。因为一句话便开始了这样一段满是文字的旅途。

          

我向很多人介绍多唯。我告诉我的朋友,他,多唯,是一个多么有才华的人。我一直这么觉得,从我开始和他说话开始。事实上,也是如此。哪怕他自己不承认。

至如今,我依然对他的生活几乎一无所知,仅仅是知道他会写很多的字,会喝很多的咖啡,会像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肆无忌惮的和我开着玩笑,以及他生活在那个叫做重庆的城市里。

说起重庆,便想起了重庆森林。那部年代有那么一点点久远的电影。我翻阅着重庆森林给我留下的所有影象。发现最清晰的是关于金城武的画面。当年那个略显青涩的金城武,那个因为失恋而不停吃着过期罐头的金城武以及那个怕哭而在雨中不停奔跑的金城武。多唯也是喜欢重庆森林的。多唯说,那是一部适合失恋的时候看的电影。或许,当你在看那部电影的时候,你会学会在失恋中奔跑。像金城武那样奔跑。

          

从房间的窗户可以清楚的看见马路旁的星巴克。绿色的招牌,还有浓浓的咖啡香。那个叫做多唯的男子,此时此刻,或许正安静的坐在某个几乎无二样的星巴克的玻璃窗前,孤单的喝着咖啡。一杯一杯。

          

和多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很长。长到我自己都记不清楚有多久。直到我穿越半个地球来到这里。不再经常看到多唯写的文字。那些关乎疼痛的文字或许随着他的长大而慢慢的消失了。但是过去那些文字依旧可以在我脑海里渐渐的浮现。

此时,我安坐在窗前,看着窗外有着点点灯光的城市。想起另一个半球里那个叫做多唯的男子。

那个叫做多唯的男子,我们素未谋面。

可是我可以清晰的听见他的声音,听见他像一棵树,安静的长在一个叫做重庆的城市里。

         

我想,我得对他说点什么。

比如说,你好。

又比如说,你还在寂寞且忧伤的生长吗?

PS:仅此,送给那个叫做多唯的男子。

即使它有点苍白。

但是,在相隔半个地球的距离里,我多么的希望,那个叫做多唯的男子,可以像十六岁的他那样成长,只是除去忧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