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凤凰 ]

18个小时的长途奔波。重庆到湖南吉首市。虽然沿途风光秀丽,但仍然让我疲惫不堪。

现在是凌晨1点07分。陌生的城市。坐在路旁的夜宵大排档。一份清粥。两份素菜。听andy tubman的invisible diamond。听见有一句无一句的陌生方言。让我满心欢喜。

每到一个新城市  旅行者就会发现一段自己未曾经历的过去
我喜欢这句话。一直觉得。不断的旅行。就是不断的完成自己。在不断的遇见和告别陌生人之间的空隙里平静自己的心。在听到一个又一个陌生地名,看见一个又一个陌生景象的过程里满心欢喜的看见未来。

第二日来到凤凰。一个比想象中美丽的地方。青石板路被太阳晒得发烫。大狗在屋檐的阴凉里睡觉。蹲在青年旅社的门口和卖菜的婆婆聊天。她说你晚上不要住在凤凰啦,这里要停三天水你没法洗澡的。进旅社一问果然如此。老板说我劝你别住这里,停水很麻烦。忽然很开心呢。因为这两个善良的人,先在被导游纠缠的坏心情也没有了。向他们道谢。笑着说再见。

逆着人群走。人越来越少。这是一般游客不来的狭窄小巷。日光落下来。阴影纵横交错。让我迷惘。听见歌声。原来在路旁的阴暗小屋里。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边弹吉它一边唱不知名的歌。歌词忧伤。我趴在窗子上问他,哈罗。可以进来听吗?他笑着为我开门。屋里很安静。很凉爽。他继续旁若无人的自弹自唱。我呢。偶尔望望窗外灿烂的阳光。时光在他的拨弦的指间流动。我问他。为什么来这里呢。因为不知道去哪里呀。靠什么生活呢。工作啊。平时我会在城市里工作。赚够钱就来这里弹琴唱歌。我开心的笑。我喜欢你这样的生活啊。你不是也可以嘛。

不知道多久。我向他告别。他笑着起身为我开门。再见。嗯。再见。虽然知道不会再见。可心里因为着感激却对此深信不疑。

走了好远,我才想起。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多大了。曾经的城市。笑。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累了。现在在一家叫边客的咖啡店。旧旧的石头墙壁,各种漂亮的挂画。木头的桌椅。这是我喜欢的。女老板用普通话说要坐坐吗?我对她点头。一杯拿铁,一份提拉米苏。音乐是快乐的法语歌。漂亮的黄金猎犬在我脚下绕来绕去。唔。拿铁很美。可以消磨很多时光。

我想我会喜欢这个古城。不为别的。就为了卖菜的婆婆。为了青年旅社的掌柜。为了那个弹琴的年轻人。为了这个漂亮而安静的咖啡店。

最后还是在凤凰住了一夜。没有水。没洗澡用井水草草的洗脸刷牙就睡了。

第二天睡到中午才醒来。拉开窗帘。阳光明媚得让我睁不开眼。游客依然如故。而我的出发时间已到。

闲闲的再逛了逛古镇。对这座千年古镇说再见。

下午三点搭车去张家界。沿途风光不错。半路见路边有几个小孩卖猕猴桃。便请司机停车。小孩见汽车停下来便拥了上来。其实我一向很反感这样情况,心想这些小孩都会叫高价把游客当傻子吧。买猕猴桃的心情便少了一半。懒懒的问了一个小孩猕猴桃怎么卖。他笑嘻嘻的捧起很大一箱猕猴桃说十五块卖给你吧。我吃了一惊。这也太便宜了点吧,折算下来一斤不过几毛钱。小孩看见我这样的表情以为嫌贵。说十三卖给你吧。我说好吧,我买了。他立刻把箱子用透明胶封好搬到车上。付钱的时候他又主动给我降了一块钱。说十二吧。反正自家种的。我道谢。回到车上一直后悔。后悔自己下车的时候用世俗的心态误会了这些纯真善良的孩子。

天黑的时候才到武陵源的小镇。这个靠旅游富裕起来的镇子比我想象中要繁华很多。据说这里韩国人特别多。所以几乎所有的商店酒店和娱乐场所都是用中韩两国文字标识的。找了酒店。放下包。去桥对面的大排档吃晚饭。点了小田螺和西葫芦汤。听各地游客带来的方言。听唱歌艺人的歌声。内心欢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