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0

那天和几个小时候的朋友见面 见到他们的时候我说你们都没变

他们却说 你变了很多

我也知道我变了很多 初中起就一个人在远方生活

虽然也有快乐的时候 但每次坐车回去看到外面每一户人家的窗户里都照射出橙色灯光 仍然会寂寞得无以复加

很多人来了 很多人走了 我却仍然要每天看着那些灯光

于是我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F在MSN上给我说 年就过完了 眼睛还没闭上就过完了

其实我无所谓这些节日的

2000年我一个人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跨世纪

2001年我一个人睡在车站又跨一次世纪

18岁的生日我自己都忘记了

20岁的生日我一个人吃泡面

我不知道 节日对于我来说有什么意义 不知道

我今天又做错了一件事 我又伤害了一次BEN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总是伤害到他

他拉过我两次黑名单 我拉过他一次

他在电话里哭 我觉得很抱歉很抱歉 他对我那么好 我却这样

我知道我以后肯定还会伤害到他 可我真的不想再伤害他了

哎 其实如果有一天真能不再联系了 那我就不会再伤害到他了

后来我也在电话里哭了 Rech说得对 我总是把别人对我的好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

其实谁又会理所当然的对谁好 我只是一直不明白而已

现在我都不记得我伤害过多少人 我也不记得多少人伤害过我

其实我们又何必强求 很多时候 觉得自己被伤害了 其实都是自己伤害了自己

这不是说过多少句 我爱你 就能明白的事情

回忆是让人不堪重负的东西 想起来漫无尽头 好像置身没有尽头的海洋之中

我靠在沙发上不想动 这时候疲倦就会像潮水一样淹没我

太多的事 就这么不动声色的发生 我不常更新博客 因为我已经懒得再说

我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无所谓了

我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没有勇气了

我什么时候变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