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7

忽然回忆起以前一个人去远方的日子

常常带着平时节省下来的一点钱就忽然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逃票坐火车 只能在闷热的两节车厢之间的连接处休息 时常被惊醒

住10块钱一晚 没有窗户 被单肮脏的车站旅馆

陌生人的笑容 帮助 或者欺骗 愤怒

这些我都记得

我记得那些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比如 迈兮

她是一个会一次饮下五份espresso的女人 是一个只抽555的女人

她坚韧而绝望 我和她在凌晨2点的时候走过半个城市 最后在我的旅馆楼下说再见

却再也不曾见过

比如 和我一起登山的年轻妈妈

她的笑容爽朗 她笑着对我说 要坚强啊

比如 小镇上遇到的美术生

他给我讲他的爱情 那时候他的目光穿越一万公里看到英国的她

她却再也没回来过

我喜欢神秘 短暂 不依不靠 没有任何利益的关系

简单 干净 没有任何暧昧不清 或者念念不舍

就好像窗外未看过的风景

我记得在康定深夜的寒风中含着热泪给某人发短信

但他的名字永远被康定河水带走

我记得我在天涯海角想念过一个人

但他的容貌却早已变得和混沌的大海一样

时间抚平了所有的伤口 带来不动声色的安慰

从此我变成一个记忆力很差的人 很难记住别人的名字 或者样子

时间让我变成这样的自己

最无力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去远方

那些陌生的城市 陌生的人总能让我忘记自己所有的不快乐

让我的步伐变得更坚定 眼神更清澈

即使我现在再也不用逃票坐火车 再也不能忍受廉价的车站旅馆

但我仍然怀念那些让我变得坚强开朗的旅行

以及旅行中零碎的欢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