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0

那天 我坐在嘈杂的公交车上 看着被雨染得朦胧的夜空

这个城市还是一如既往的绚烂 霓虹灯把整个市区照得没有一点阴影

身边的人大声打电话 告诉他的家人就快到了

我看着雨落在公交车的窗子上 沿着一种不可预测的轨迹滑落

急促 暴躁 抑郁 并且孤单

我忽然想起A来 我真的很久很久都不记得的A

我忘记到底是什么时候才彻底和A失去联系的了

我试着用手机在校内网上搜索A的名字 找到的人却都不是A

我觉得我和A真的从此再没交集了

记忆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 可以让你毫无征兆的想起一个人来

想起曾经对那个人的思念 想起和那个人说过的话 想起那个人的每一种表情

而在此之前的一秒里 你都不记得那个人

我想起我曾经给A写过很多很多信 虽然我已经忘记了信的内容

但我能够记得那时候我把信纸压在作业本底下偷偷的写的样子

我想起我曾经在日记本里写满了A的名字 满满的一大本

即使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但我也始终把那本日记放在柜子的最下层

A曾经是这么重要的人 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不记得A了

重庆森林说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都有保质期 凤梨罐头有保质期 蛋糕有保质期 连保鲜膜都有保质期

过了保质期的爱情是什么样子

有些人说过太多的我爱你 所以后来再也不说了

有些人流过太多的眼泪 所以后来即使再怎么难过也不会哭了

那时候你不再为了听到那个人的消息而欢呼雀跃了 你也不再会关注那个人 不再会想那个人

即使偶然在街上碰见 你也不会走上前去问一声 你好吗

你只会淡然的安静的看着那个人越走越远 淹没在人潮汹涌的街头 自己却转角走往了别处

你慢慢的学着心冷 慢慢的学着不再期望 慢慢的学着不再被喜悦冲昏头脑

就好像我一样

我和A最近的时候只有0.01公分 我和A现在却都互相不记得

有人为我怎么看待爱情 我想 这就是爱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