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1

梦里我又来到了那片草地 那里大风肆虐

我看见那个模糊的身影 我拼命的跑过去 那个身影却始终在这么远的地方 对我笑着

世界尽头没有树 没有飞鸟 更没有目光湛蓝的独角兽

只有那片开满黄色雏菊的草地 很大很大的一片草地 而他就站在那里

风很大 很安静 我看见了我 死在那里

一整夜我不断的从梦中醒来 记忆是一片阴暗的雾

记忆中清晰的面孔我却怎么也记不起来 我只记得他在笑着看着我

笑容温暖而遥远 就好像午睡后半梦半醒的阳光

窗外的霓虹刺得我睁不开眼 我闭上眼睛 眼泪却掉了下来

我忽然想起一个很小就认识的朋友 她叫珊珊 她后来叫joe

我和她一起去过很多地方 我喜欢她家楼下大叫珊珊 珊珊你快下来

她趴在窗台上眼角挂泪的说 我妈妈不让我下来

后来 我和她去了好多地方 有时候要坐几十个小时的火车

有时候 只是郊外的墓地

我和她一个一个的阅读刻在墓碑上的名字

他们安静的睡在这里 安静的陪着两个小孩子

后来 我去了远方读书 一年中只有很少时间能看到她

墓碑比原来多了很多很多 却开始慢慢生长出杂草

但他们不介意

他们仍然安静的睡在那里 安静的陪着两个慢慢长大的孩子

后来的后来 有一天晚上她打电话给我 哭着给我说她全家要移民加拿大 她舍不得这里

没过多久她就真的走了 她走的时候对我说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了 等我回来

可是她走了以后就再也没回来

2007年的深秋 joe死于一场车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