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9

睡到一半的时候被电话吵醒 听到电话里沙沙的杂音 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仍然很冷 被褥单薄 蜷着身体仍然止不住寒冷 冰冷的空气在黑暗中一点一点的吞噬我的意识

直到意识抽成一条极细的丝线 缠绕住我的咽喉 我忽然变得呼吸困难

翻身坐起来 猛烈地呼吸冰冷的空气 我听说人在濒死时都会有一段潮状的呼吸

而一种某名的厌倦却随着呼吸 潮水一样一次一次冲刷着冰冷的空气 冲刷着被单 冲刷着我 冲刷着我的世界尽头

我不想再谈那些令人困乏的问题 很多时候我有一种无力之感

就像电话里的那个人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偏执不肯谈恋爱 我没有办法给出一个很好的答案

万事令人困乏 我想爱情也是

即使在这样的寒冷深夜我也渴望一个温暖而柔软的拥抱 可是拥抱过后呢 一样是笑着流泪 然后消失于江湖

和成千上万个拥抱没有不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有时候我会怀疑我是否还相信爱情 很多年 爱情确实被我挥霍太多了

就好像我拿着满满一罐蜜汁 一路与人分享 并从中快乐直到有一天忽然发现蜜汁已经见底 再也拿不出多的一份

我想问你 如果我再遇到一个人 我再拿什么来分享

林夕说过边走边爱 人山人海

我曾经以为这样会很浪漫很潇洒 现在走过千山万水才发现其实自己早就已经迷失了方向 永远都回不去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