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9

有些時候在從夢中流著眼淚醒來 看著眼前的黑暗 心裡卻一片空白

擦乾眼淚又沉沉睡去 有時候一晚上往復幾次 可我其實也不知道我爲什麽會落淚

我不知道有什麽事在暗地裡絕望的生長 就好像每當別人問起我的過去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怎樣去訴說那些漫長歲月一樣

有些事不值得去說 有些事不願意去說 往事不寂寞

朋友問過我 一直忘不了么那個人么 我笑著不說話 朋友不知道 我不是忘不掉 而是一直記得

僅僅是記得而已

最近會有一個旅行 你知道的 台北 埔里 嘉義 高雄 墾丁台東 花蓮

這是一個臨時的決定 所以有些倉促通行證很麻煩 是我自身有太多問題 一次一次奔波于各種手續 讓我精疲力竭

好在爸爸請了兩天的假來陪我 很多事情由他代勞 讓我不至於太無援

但願這次旅行順利如果有時間有機會 可以見到數年不見的SAM 自他離開重慶回到台北之後一直通過電郵聯繫 本以為今生很難重逢的

當然若是見不到 那不是需要遺憾的事情

越來越學會放棄 以前太在意的東西開始變得不那麼重要 太執著的事也開始慢慢學著淡印成一個細微的痕跡

習慣了太個人而隨性的生活 容易忽略其他人

直到下午的時候MD打電話來對我興師問罪 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已經這麼久沒有和朋友聯繫

一年前王力對我說 要我快點長大 要快點一個人面對這個邪惡的世界 當時的我怎麼也沒有想到我只用了一年的時間就做到了

我常常在想的一個問題是 究竟我爲什麽變成了一個這樣的自己 卻又常常在下一秒開始笑自己爲什麽還會有這樣的問題

你知道的 我們都只是一個束手無策的陌生人而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