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0

親愛的樹:

手機是有多重要 才足以讓人每天都捏在手裡呢

需要發多少條簡訊 還是需要對著電話說多少次 我想你

對著手機傻笑的人 是幸福的人么

古時候 我想見你 需要寫五千字 再請人快馬加鞭的送到對方手裡

現在 我有一點點想你 只需要用拇指按出七十個字 就能很快送到你的手機

五千字里 包含著我一個月來對你的思念

而我一個月的思念 卻被一條條七十字的短信消耗掉了

這是幸運 還是不幸呢

樹啊 你在想念一個人的時候 會希望聽到那個人的聲音 觸摸那個人的字跡 看到那個人的笑容

而現在你只能等到一條統一字體的短信

你看不出這樣的宋體字下包含著什麽樣的心情 也想像不出那個人寫下這些文字時的樣子

甚至無法感覺到那個人的存在 你唯一能感覺到的 就是 我 想 你 這樣冰冷的文字

這個世界被手機拉扯得很遠很遠遠到 再快的駿馬也無法傳遞我的思念 再明亮的月光 也照不亮我離開的路了

親愛的樹 雖然我離不開手機 但對它的厭惡卻與日俱增

特別是 在 沒有人可以想念的 情況下 在 不希望被別人找到 情況下

我明白 秦唯 爲什麽這麼想要收到陌生人的信 這個小孩 也希望找到真實的印記吧

我也希望 寄出一封充滿思念的長信可是 親愛的樹啊 我沒有想念的人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