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8

外面還在下雨 雨淅淅瀝瀝的下了很久 我開著窗戶

凜冽的冷風吹走了屋子里總散不掉的陰霾

朋友說 你房間冷得像冰窖 我說是嗎 我並沒有覺得

我似乎並不是一個對氣候敏感的人 炎熱或者寒冷 對於我來說都是一件可以忍耐的事情

越年長 越學會了忍耐

忘了是哪位對我說過 現在的我真的比以前淡然了太多太多

不知這是不是就是老掉的標誌 曾經的固執化作了現在的安於現狀 以為平靜就是最大的感動

我告訴他們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一個安於現狀的普通人

給房間做清潔 收拾掉很多舊物

以前珍惜的 現在看來都是一些可有可無的標記

不再貪戀舊物 也不再依戀過往的人

所以這樣 最近才會在不斷的告別

把舊物收進一個盒子 放在被遺忘的角落

或許在不記得的某一天再翻出來 看看曾經的生活 現在的生活

大概是會有另外一種表情的 不得而知

感情的問題 并不只是愛情的問題

所有的問題最後都能歸於距離上

城市的距離 時光的距離 心和心的距離

我和你的距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