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

最近做連續的噩夢 每個夢中我都置身於一個黑暗的荒蕪監獄

兩邊的牢籠中伸出無數只手 我總是被那些手纏住無法脫身

每個從夢中驚醒的深夜我都不敢再睡 常常大汗淋漓

時間過得好快 一轉眼北京已經進入秋天

唐子昕說他當初就是因為愛上了北京的秋天 才決定進入北京的大學

又因為北京的秋天 大學之後留在了這裡

我呢 還是一如既往的既來之則安之 沒有覺得它太美 也沒有因為乾燥的氣候而受不了

白文思說 北京是個毀人不倦的城市 他當然說的是這裏的氣候

但我想這裡能摧毀一個人的 不止是氣候

曾經有一刻我非常想離開 但僅僅是電光火石的一念之間

不想演苦情戲 我的故事還精彩著呢

有些路必須一個人走 我明白

又說回夢境 昨天我還做了一個夢 夢見爸爸戴上了老花眼鏡

當然不是廣告裏說的 能看見往事的 眼鏡

只是一副很普通很普通的眼鏡

我對這個夢境只記得他戴著眼鏡抬頭看我的那一幀畫面了

我被那爸爸蒼老的樣子嚇了一跳 我覺得這個夢境比我開始說的那個噩夢驚心很多

我想起那一次我仔細看過爸爸的臉 皮膚黝黑 皺紋滿佈 這讓我觸目驚心

原來年老不是一年一年漸漸發生的事情 而是一瞬間就迅速的老去

是一件突如其來的事情

一個人的時候害怕聽傷感的歌

所以我最近IPOD裏放著的都是諸如LADY GAGA或者BEYONCE

只是那天在地鐵上不小心讓音樂跳到了楊乃文的 我離開我自己

我就紅了眼眶

往事不寂寞 寂寞的是人

用天真換一根煙的光陰 我離開我自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