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

做了很多夢 以為自己睡了很久終於醒來

結果拿著手機才發現只睡了三個小時

pinky傳給我的佛樂還在不斷地replay

最近我喜歡聽著佛樂入睡 這樣我能比較安定

我在北京住的地方遠離主幹道

深夜的時候整個世界安靜得就只剩下自己的呼吸聲

這個時候我開始想念重慶的雨

稀稀瀝瀝的雨一下就是好幾個星期

每天晚上都能聽見雨水撞擊這個世界的聲音

那種聲音細微 真實 柔軟 有跡可尋

在任何地方感受到的雨都不如重慶的溫柔 和感動

因為聲音襯出的安靜讓人平靜

讓每一個失眠的夜晚都不再難熬

巴山夜雨 我才發現是一個如此溫暖的詞

忘記似乎不容易

那些人 那些事

在不知不覺中早已融進了血液 無法抽離

或許會隨著時間慢慢的去習慣 去平息 讓回憶不再翻騰

但每一段記憶都會有一個密碼

只要不是時間 地點 人物組合正確

無論塵封多久

那人那景都將在遺忘中重新拾起

我能說 一切都過去了

但其實過去的只是時間

我依然逃不出

想起了就微笑或悲傷的宿命

昨天在酒吧看到taka

幾年不見他還是老樣子

他卻說我變了很多

我和他趴在酒吧二樓欄杆上喝酒

看著樓下那些擠在一起隨著音樂使勁扭動的人們

他突然問我 這樣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嗎

我笑著搖搖頭沒說什麼

我知道他是明白我要說的話

我把他很多年前寫的一段話在手機上打出來給他看

他有些感動 他說他早已經找不到這段話了

我說我還一直記得

是誰帶我走進藍色的大門

誰又是我手中的Marlboro

我用慵懶沙啞的聲線

唱出心中荒蕪的蒼涼

即使寂寞又怎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