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的琐事

下午的时候世界忽然铺天盖地的暗沉了,接着大雨就下起来。

我撑着伞,但是裤子几乎还是湿透了。回到家,没有人。阳台透进来的光线仅仅能让我看清家具的轮廓。其实哪怕是没有光也无所谓,这十来平米的空间我早已了如指掌。

我打开阳台的窗户,湿热的风呼啦啦的灌进房间。我点了一根香,香的味道很像小时候奶奶带我去寺庙拜佛时闻到的气味。我忽然觉得疲惫,趴在床上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悠长的梦。梦里我又回到那片草地。巨大的梧桐随风招摇着它千万片如同手掌一样的叶子。明晃晃的阳光在叶子的缝隙中闪烁,好像是阳光结晶而成的钻石。一只长腿的猪低头吃着绿色的草草和紫色的野花,偶尔抬头看看我,神色淡定而悠闲。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了。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下来,空气不再潮湿闷热,变得带着植物叶子的清香和凉爽。我头很痛,肚子很饿。

于是我去楼下路边的麻辣串摊吃晚餐。老板说他视力只有0.6,小时候只能坐第一排。旁边的姐姐说她明年要回山西结婚,然后不来北京了。我沉默的听他们自言自语,默默的从沸腾的水里拿出一串又一串的食物,算不上好吃,但吃了11串。

回家的路上买了半个西瓜,抱在手里沉沉的。凉风徐徐的吹在我的脸上,好像小时候躺在乡下的山坡上同样吹来的晚风。我拖沓着拖鞋踩着地上的积水,凉凉的雨水渗透进我的脚趾丫,我就这么开心起来。

忽然想起听人说上周日就是立秋了。才发现原来这个夏天就这么过去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