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下了一场让人措手不及的大雪 今天出门的时候 脚踩在尚未融化的雪上 咔嚓咔嚓 像小时候嚼着微甜的冰棍时的声音

北京的雪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有点脏 反射着北方特有的刺眼的阳光 看久了会进入一种恍惚的状态 那么不真实

23岁以前就只见过一次大雪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90年的时候

我站在奶奶家阳台上看大伯母下班回家 肩膀上的雪总是迅速的堆积 又迅速的因步伐抖落

到家时她说的第一句话是 好大的一场雪啊

我不知道为什么 在这场大雪之后的二十年里 常常想起这个画面

而大伯母前些年和大伯离婚 从此我再也没见过她

记忆是一把钝刀 一刀一刀的切割着我残缺的过去

我常常忘记了一些人 又常常在一些莫名其妙的时候记起他们

然后我惊讶曾经爱得那么深 为什么最终都遗忘了呢

我知道我一定还是忘记了谁 忘记了曾经认为极为重要的人

空虚感就这样弥漫开来 像北京的这场大雪一样 久久不能融化

好大的一场雪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