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岭

醒来的时候是早上八点,昨晚的长岛冰茶让我头痛欲裂。外面似乎还在下雨,房间阴暗而闷热,湿答答的汗贴在身上让我很难受。我闭着眼睛难受地呻 吟了一声,可空气还是安静得让人觉得那么不真实。

我光着身子起床喝水,地上散落着昨晚被雨淋湿的衣服,就像被遗弃的孤儿。我愣愣地看着它们回想昨晚是怎么回到家的,只记得雨下得很大,车窗被雨水冲刷得看不清外面的世界。

饥肠辘辘。可冰箱里除了一只腐败的橙子什么都没有。我打给楼下的饭馆叫外卖,等外卖的时间我可以洗个澡。热水像情人的手一样流过皮肤,我用沐浴球用力的擦身体,好像非得如此才能去除一身的疲惫与酸痛。

洗完的时候刚好外卖送到。大力而急促的门铃声让我有些心慌意乱。穿好衣服打开门,还是那个经常给我送餐的矮矮的小姑娘。不过她今天似乎心情也不太好,脸上没有平时的笑容。没有跟她说话,把钱递给她。

躺在沙发上吃饭,打开电视却按了静音。电视里放着奥运的新闻,一些开幕式的片段,是一个航拍的镜头,下方灯火璀璨,似乎中央还飘着一朵人造的云,很漂亮。

吃完饭打开豆瓣阅读器开始看新买的小说,看到二十来页的时候接到健身房打来的电话,问我下午要不要去。我说不了,今天我不在北京。电话那头说好的就匆匆挂了电话,可我还想问问她今天天气怎么样。算了。

雨似乎停了。我想我应该出去走走,想来想去似乎只有附近的星巴克可以去。一来有大杯的冰美式供我享用,二来那里永远人声鼎沸,让我可以逃避这阴郁的寂静。

我穿着短裤拖鞋下去,买了咖啡找个沙发坐着继续看小说。

小说里写她和弟弟在一个大雪夜里在一家小东北菜馆里吃饺子,她看着弟弟自己跑到厨房端了两碗热腾腾的骨头汤,看着老板娘一件一件拿出在隔壁一元店买的便宜货给他们看,看着弟弟跟老板娘讲了一句笑话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作者说"我无法加入他们热闹的对话,却也不觉得窘迫,有弟弟在,一切心安理得。"

读到这,眼泪就就在这喧闹的咖啡店里止不住地流下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