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飛行

忽然就到了十二月 北方似乎更能察覺四季的變化 奶奶小時候念給我聽的節氣歌 似乎也只有在北方才能將其與氣候一一對等

生活愈發的忙碌而平淡 以至於像現在這樣一個人坐在客廳裡寫字的情節也顯得愈發的難得 說不清 是誰的錯

前些日子去了一趟長沙 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 在那個蔓延藍色的浪漫大廳 他舉著 嫁給我吧 的字牌等待新娘從水晶橋上緩緩走過去

這樣的情節感動了在場的所有人 除了我

因為知道這樣的情節是永遠不會屬於我的 所以本應該熱淚盈眶的環節變成了冷眼旁觀

忽然興趣索然

在機場給他發短信 孩子 祝你幸福:)

沒有等到他的回覆 我便獨自登機

飛機在夜空中飛行 我看著窗外漆黑的夜晚 想到腳下正是三萬英尺的高空 茫茫天地之間 竟無我的大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