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電話

傍晚的時候 一個朋友打來電話 說她想來北京

我停下腳步 很認真的告訴她 在北京生活會很辛苦 不光是壓力 更多時候是因為這個城市太大 所以人變得很渺小

她說 我知道

掛掉電話 我坐在椅子上望著魚缸里的金魚發了一會兒呆

看兩條錦鯉像兩個剛出生的嬰兒一樣懵懂的遊來遊去

我好像又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些時光

時光這麼漫長 為什麼記憶總是揮之不去呢

那段失落的歲月 它癒合 結疤 僵硬 沉澱

然而情緒卻總是像皮表一下的血液一樣生生不息

那時的我 還有我以為已經忘記的你

原來都還站在三年前的原地

而我 卻走得越來越遠 彷彿再也找不回原來的模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