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就像笑一样

前几天和朋友约会后,赶上末班的地铁回家,走出地铁站的时候,我看见地铁站的一个角落有一个大概30多岁的h男子蹲在一个角落哭泣。他背着一个双肩包,看起来应该是周五刚加完班,在回家的路上。他面朝着墙角哭得全身颤抖又克制,如果不是我仔细看,可能完全注意不到它。他或许是在进入地铁站的那一刻,受到了家人去世的讯息,或许是恋人终于无法忍受这看不到尽头的生活而离他而去,或许是因为这是他在这家公司最后的一天——经济不好的大环境下,他是被公司“节流”的那一个。又或许那一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一如既往的上班,拼命的工作,加班,却在乘地铁的某一个瞬间,忽然发现自己活得好像一条狗。但无论什么原因,他在那一刻再也无法抑制住悲伤。那种悲伤让他情不自禁却又羞愧。只好躲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面,朝着冰冷的墙使劲而悄无声息的哭一下了。

看到这一幕的我,忽然有一种惊醒,每个人从多少岁起开始失去悲伤的权利的呢?

每个人都有过,小时候小时候可以因为得不到想要的玩具而哭,可以因为得不到老师的表扬而哭,甚至可以毫无理由的哭,每个人小时候哭都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是一件并不丢人的事。然而似乎从懂事之后起便被大人们教育说要坚强,要男儿有泪不轻弹。于是哭似乎就变成了一件并不光彩的事情,人们就逐渐失去了悲伤的权利。当你难过时,总有人劝你会好起来的,当你低落时总有人告诉你要坚强不要被打倒。在世俗的审视中,每个人都必须装出一种积极自信乐观,一切一切美好的词的样子。虽然朋友家人的善意并不是不好,而是这样很容易让大家都忽略掉了那些强光之下的阴影,那些懦弱的,胆怯的猥琐的,小心翼翼的情感。每个人都假装看不见,而现在的人最擅长的东西便是把看不见的事情当做没有发生。

那个晚上我没有把多一点点的注意力放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我希望他与其他任何沉默寡言的路人一样,与任何行色匆匆的路人一样,都能被平常的对待,哭,就像笑一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