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夜里给TAKA打电话。断断续续的说一些可有可无的话。他的声音依然柔软而温暖。我说我已经不记得你的样子了。他说啊,难道我就这么容易被忘记吗?然后他抄袭我经常对他说的那句话:“你没有良心啊。”笑

夜里也和JUMP通了电话,他很做作的说,明天我要来北碚,但是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见你。我想笑。我学他的口气说,好,我明天的事比较多,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见你。笑。

似乎就打过这两个电话了。而后实在困得不行。昏昏的睡了过去。

如此平淡简单的夜,让人心怀感激。

 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OAV9tOg7gJ.jpg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