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的气息文字

今夜有风,沙尘暴算是停了,可是风还是很大很冷。我兜着领口用力蹬车,我知道家里会有很可口的饭菜……饥饿的感觉如此真实,甚至让人难以忍受,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可是感情在现实里不过是煎饼上提味的葱花,永远不能当饭吃的。城市的霓虹若现若隐有些昏黄,街上的人匆匆赶路,平日里熙攘的步行街也很清净,毕竟灰头土脸的执手相望算不上浪漫。
  
  回家的路不是捷径,不知什么时候,路过她的家成了我的习惯。或许不是希望会遇见她,或许是,不过每次途经我还是会望望她家的通道……从不认真思念谁,渐渐淡去相忘于江湖该是不错的结束。
  
  今夜有风,风的气息让我想起她。古龙说“有些女孩子是会用鼻子笑的。”鼻子微微翘着,嘴唇半合着浅笑……她笑着和我说话,风撩起几茎头发拂着我的脸颊,风里有她的气息。
  
  忘记似乎很容易,记忆渐失了棱角,忘却的是所有的不愉快。残缺、苦痛化作几许心酸几许伤感,剩下的是不知所谓的叹息,仿佛和知心情人相处时同样不知所谓的孤独,说不清,为什么。
  
  路过她家,我无意识的缓了下来,风很冷,没有她。我很是讥诮的笑着自己,人不过是吃葱花的动物,可以坚持什么?可以守望什么?
  
  今夜有风,路边的音像店响着张信哲的《直觉》,“直觉我们应属于彼此,否则我不会每次无法停止,想你想成了心事,等你等成了坚持,眼中渴望来不及掩饰又如此诚实;直觉我们应属于彼此,否则我不会常常若有所失,白天眨眼瞬间里,夜晚呼吸气息里,都写满了我是多么爱你想你的讯息。”
  
  忽然感觉自己很虚伪,无法再抑制什么,我在笑,我想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