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烟云

囿于生活的琐事中常常忘记时间的存在,上次一别之后如今再见已是半年过去。先汇报这半年的生活吧。

12月的时候父母从老家来京为我庆祝三十岁生日,他们似乎把这一天看得极为重要。然而于我本人而言,不知道为何变得毫无意义。我知道在我二十七岁开始就惶恐着这一天的到来,我曾经以为这一天我一定会痛哭一场(笑),然而真正三十岁生日那天,我早上睁开双眼,洗漱,上班,和同事吃饭,晚上和家人吃饭,看书,玩游戏,睡觉,一整天都觉得再平常不过。没有想象中的痛哭,也没有想象中的回顾过去的三十年亦或是计划未来的三十年,我甚至从没有如这次一般把生日看作是一件不在意的事情。如今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也没有想象中的心态变化,我似乎和过去一样,没有变化。

其实说到这,又觉得似乎有一些变化吧。这个变化就是忽然开始怕年老。想想二十岁到三十岁的十年一晃而过,害怕同样的十年之后,我依然是一个无依无靠之人。再过十年呢?再过十年呢?当我年老体衰之日,若是忽然跌倒,没有力气站起来的时候,没有力气求救的时候,我是不是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直到腐烂发臭被邻居报警才草草埋了。

哈哈,说到这有些嘲笑自己。从来都自以为是个洒脱的人,如魏晋时代的刘伶一样,出门总是带着一壶酒一把锄头,酒用来一醉方休,锄头用来在哪儿死了就地挖个坑埋了。现在却如一个仓皇的老鼠一般对生活畏畏缩缩,不是一条好汉。

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可更难过的,大概就是时间这一关吧。

 

另外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是我最近辞职了。今天谢绝了公司的挽留,等到春节的时候我便是一个自由的人。回想起来从2010年意外来北京到现在,似乎一直在忙于工作。虽然说运气不差做得还不错,但总觉得这并不是我想做的事情。我最近一年常常问自己,我的人生就是这样为了做一些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工作吗?我对这个社会真的有什么贡献?做一个老师可以教书育人,为无数人种下梦想的种子。做艺术家可以引导大家与整个宇宙对话。做一个消防员一个警察可以救人于危难。而我呢?我所做的事情无非是如何用花言巧语将客户的预算变成公司的收入,除了创造了GDP,对这个社会还有什么贡献呢?

 

所以这次辞职之后我没有急着找新的工作,首先还是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再过一过十年前寒暑假的那种毫无牵挂与负担的生活。其次是想利用这段时间想想我的人生。我想把我的播客好好的做一下,其实当年做这个播客没有报什么目的,只是自己喜欢录一些东西自己听。后来一些人说他们听着我的播客度过了那些最难过最孤单的日子,我才发现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虽然不知道最后能不能靠此养活自己啦,但是不是那句老话说的嘛,梦想总要试试,没准就实现了。

 

好像这半年能说的就是这两件事了,日光之下无新事,其实这两件事也不算什么,不过是每日云起云涌里的一丝烟云罢了。

 

于2017年小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