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亲爱的陈不言

亲爱的陈不言(一)

亲爱的陈不言,今天长沙还在下着雨。寒风从二十七楼的窗户外呼啸而过,晃得玻璃哐哐作响。天气预报说明天开始要下雪了,可是我以为冬天已经要过去,而春天马上就要来了。今天路过曾经与你一起数路过汽车的立交桥,我突然就愣了神。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像那个时候一样,眯着眼睛数着眼前的风景,笑着坚信美好的生活即将到来。我想告诉你,今天我买的豆浆没有泡泡,还放了太多的糖。为什么那么甜呢,是因为生活已经那么苦了吗?

亲爱的陈不言(二)

亲爱的陈不言,今天我在烤火的时候,被炭火的烟熏得睁不开眼睛,差点流下眼泪来。吃饭的时候听到一个可怜的故事,可是身边的人都觉得有趣而放声大笑,我以为我们能相互感受到对方的悲喜,可为什么我们的悲欢之间会隔着一堵永远也推不倒的墙呢?是不是每个人的悲欢都只能在深夜里被自己暗暗隐藏起来?

亲爱的陈不言(三)

亲爱的陈不言,今天长沙下起了鹅毛大雪,一片片的雪花在风里没有方向的乱飘,撞进衣领里冰凉无比。我赶高铁去外地,因为错过了地铁而担心赶不上高铁,拖着行李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可是赶到高铁站却发现这趟高铁晚点了四十七分钟。我总会很容易的为生活焦虑紧张,结果生怕错过的往往迟到,以为还有很多时间和机会的却早已离我远去。你说,是不是所有的出乎意料才组成了我们的一生?

亲爱的陈不言(四)

亲爱的陈不言,今天是个艳阳天,只是风里依然带着凌冽和冰冷。我无所事事的躺在车里,磕着别人经过时递给我的葵瓜子。我数了数,在车里我已经抽完了三根烟,喝掉了两杯水,然后想起你,一遍又一遍。没有在我世界里的你,也会在阳光下像我想起你一样,想起我吗?

亲爱的陈不言(五)

亲爱的陈不言,今天我骑摩托车摔车了。在地上被摔得满地打滚的时候,我以为我要死了。我当时脑子里想,我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去做,就这么死掉的话,我这辈子也太可怜了一点。现在我正躺在医院的床上,我想,也许当时是我想多了,可怜的人生,做不做一些事,都还是会挺可怜的吧?

亲爱的陈不言(六)

亲爱的陈不言,今天我买了一包白沙的软装烟,八块钱。我记得以前我们一起抽这个烟的时候,它还是四块钱。顿时我感觉到有点难过,因为明明还是一样的烟啊,现在却贵了一倍。我想起我们认识的时候是十七岁,现在我已经三十四岁了,真有趣呐。身边的什么都翻了个倍,房价翻了,恋爱过的人数翻了,学校门口的炒粉价格也翻了,最让我难过的是连悲伤都是如此。做着减法的人生,面对的却是做着乘法的世界。真可怜呢,你说是吧?

亲爱的陈不言(七)

亲爱的陈不言,今天我一个人去坐了117路公交车。自从大家多年前那一别之后,这是我第一次坐上它。车子已经换了新,可去之前我还天真的以为它还会是以前的那一辆,结果除了名字一样,什么都不一样了。我坐在最后一排想像以前那样开窗抽一根烟,结果发现车窗根本就打不开。我看着空荡荡的车厢,一种深深的失落感从身体里喷涌而出。我坐了两站就下来了,车子静悄悄的,一如既往、按部就班的开往了它的终点站。我感觉它像是带走了我十多年前那珍贵的几年时光。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有一个终点,可我们的终点在哪里呢?

亲爱的陈不言(八)

亲爱的陈不言,我今天很难过,可是我没有跟任何人说。马上要过年了,我窝在家里守着烤炉,外面的大雨和寒风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一个人就着一杯白开水喝掉一小瓶白酒,真是一个可怜的饮者。我经常一个人在晚上对着沉重的黑夜喝酒,不多,但是却总要喝那么一点。大概只有那个时候我才能让所有的情绪随着酒而从身体里流走。这几年我连和别人说话的欲望都在渐渐的消失,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吵了,而我却变得越来越孤单。是不是我们的一生都注定是会孤独的来,最后也会孤独的去呢?

亲爱的陈不言(九)

亲爱的陈不言,今天是除夕夜,我趴在窗台上看深黑的夜空中不断绚烂绽放的烟火。鞭炮声不绝于耳,响彻了这个繁华却寂寞的城市。上次与你一起看烟火还是在十多年前,那晚的烟花远不如现在绽放的宏大和美丽,但是却照亮了曾经一段寂寞的岁月。终于是在这个时候,我决定要远走他乡了。可惜的是没有为了所谓的梦想,也没有为了所谓的爱。在这个世界上默默无闻的生活了三十多年之后,我仍然只能在这个时候选择为了生活走向未知的未来。曾经我坚信着所有人生来都是与众不同,都是要在这复杂喧嚣世界里活出一片属于自己精彩的,到头来却发现在这时代的洪流里,我们都是一粒不起眼的沙子,被时代不断推着往前,最后沉没在无人知晓的地方。你说是不是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即使在这片土地上同样的呼吸着,却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其实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

亲爱的陈不言(十)

亲爱的陈不言,前天我去看了韩寒的电影《四海》。我是骑着摩托车去的,回来的时候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我感觉到一点难过。韩寒讲了一个跟摩托车有关,也和摩托车完全无关的故事。我想起早些日子我骑着摩托车去川西,经历了一路的风风雨雨,路上遇见了有趣的人,在湘西无人的山上摔过车,在川西的草原被冻得瑟瑟发抖,手脚僵硬,也看过了多年未见的雪山和黄河落日的最后一抹晚霞。曾经我们都以为自己属于诗歌和远方的星辰,最后却都困于那枯燥无味的一日三餐。所以人呐,是不是都要残忍的接受理想的离开,并学会去平静的面对那平淡且无聊的一生?

亲爱的陈不言(十一)

亲爱的陈不言,今天是2022年的2月6日,农历初六。一早我赶高铁去外地,在候车厅看着拖着行李,熙熙攘攘的人们,独自找了个角落喝了一杯很苦的咖啡。早上出门的时候,整个城市都还没有醒来,路上偶尔有几辆车经过。这让我想起我现在住的地方,在我们一起度过的那段岁月里这里还是一片农田,零散的有几栋旧房子,种着水稻,辣椒,花生和红薯。短短十多年的时间,除了天空还一成不变的挂在头顶,其他都已不复存在,所谓的沧海桑田大抵便是如此。不远的将来我们都会从这个世界烟消云散,我们珍重和讨厌的一切也会灰飞烟灭。那我们又是为了什么还要来这个世界艰难的走这么一遭呢?

亲爱的陈不言(十二)

亲爱的陈不言,今天我来外地喝喜酒,朋友的外公九十大寿。九十岁呢,我大概是活不到这个年纪的。我想起我的奶奶,她去年走了,九十一岁。今年过年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度过一个没有她的除夕和新年。早几天我坐在阳台上抽烟,对我爸爸说起这个事情,我轻轻的一句,以前奶奶都跟我们一起过年的,却重重的在我和他身上像打了一拳。当我想起这个世界不再会有任何有关她的消息,她也再不会打电话对我念叨一句,好好工作,注意身体时,难过便涌上心头。我们最终都会变成一张挂在墙上的黑白照,只活在他人的记忆里,然后再慢慢的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只留下墓碑上一个简单的名字。难道我们所有的悲喜都是为了那最终无法逃避的消亡吗?

亲爱的陈不言(十三)

亲爱的陈不言,长沙今天下起了鹅毛大雪,雪花像浪一般的在天空涌动。可惜的是,湿淋淋的地面,没有留住哪怕一片雪花,就像这场雪从不曾来过一样。阴沉又灰暗的天空,本该如期而至的太阳也未曾出现。真希望白雪可以盖满周遭,而阳光如我们所想可以洒满大地。可是不是这个世界的几乎所有事情都不能如我们所愿,才是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

亲爱的陈不言(十四)

亲爱的陈不言,我今天吃了一顿火锅,见了两个朋友,三个人一起喝了三杯咖啡。骑着摩托车在城市里从东到西,又从西到东的在寒风里跑了个来回。长沙的冬天依然如往年一样潮湿阴冷,太阳迟迟不肯露脸,空气里到处弥漫着忧愁。我想起那家满是洗衣机的咖啡店,喝咖啡的时候我盯着墙上的洗衣机看了很久,我想,是不是人生就像那不停滚动的洗衣机,所有的情绪,所有的悲喜,都是这么不断的来来回回,反反复复,而后终有彻底停下来的一天?

亲爱的陈不言(十五)

亲爱的陈不言,天气预报说今日有雨,温度1-3度。空气里让人无处躲藏的寒冷,让我无比想念夏天的燥热。可开车出门的时候,我却看到天空蓝了一半,太阳从厚厚的云层里透出一点点光亮,让我产生春天就要来了的错觉。生活给过我们很多的希望,它就像荒漠里的一眼泉水,也像大海里迷路人的一座小岛,可大部分时候我们发现这终是海市蜃楼一场。如果当我们明白生活它欺骗了我们之后,我们还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继续满怀希望的一往直前吗?

亲爱的陈不言(十六)

亲爱的陈不言,今天长沙依然在下着雨,绵绵不断让人很是烦恼。整理旧物的时候翻到一张十多年前的旧照,照片里的我正喝着可乐,双眼望向充满未知和不确定的远方,眼神里大概有迷茫或者还有光。我已经不记得那个时候是跟谁在一起,又是谁端起相机拍下的自己。人的记忆就是这么容易被时光这洪流冲得七零八落,满地碎片。但是这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人海中所有的相遇和所有的离开,都是这世界的本相,就像佛说的,一切如梦幻,如泡影。是不是世间的所有相遇和离开,所有的欢喜和悲伤,都应了那句缘起缘灭?

亲爱的陈不言(十七)

亲爱的陈不言,最近几天我在广州见到了久违的太阳。傍晚的时候我喜欢坐在椅子上看晚照的夕阳穿过窗台的百叶窗,一条条柔和的光,闪闪发亮。我租住在一个老旧的自建房里,就像其他所有漂泊在大城市的年轻人一样,孤独会在夜晚降临后重重袭来,可奇怪的是,我并不想家。这让我内心充满恐慌,为什么我连家都不再想了?

亲爱的陈不言(十八)

亲爱的陈不言,今天我回到了长沙,迎面而来的依然是凌冽的寒风和潮湿的冬雨。我讨厌这样的天气,为什么这场雨可以这么不停的在这个冬天里下得如此之久。我讨厌不开灯的房间,讨厌湿漉漉的马路,讨厌汽车疾驰而过,讨厌不停响起的喇叭声和飞溅而起的雨水。为什么向阳而生这样简单的愿望,生活都不愿意给我?

亲爱的陈不言(十九)

亲爱的陈不言,

我每日牢骚,对你充满疑问,

生活与你从不曾回答。

我挥手道别,眼前却是空荡一片。

再见,亲爱的陈不言。

“请回答,亲爱的陈不言”的6个回复

  1. 看了两天了,一直待续着。
    其实我挺羡慕这样的情感。
    然后我在想我自己,闭着眼仔细想,我可以想起很多人,却好像没有一个人能我诉说……

    我突然发现,这好像是两个人的博客 哈哈

    1. 不间歇性的更新待续,哈哈哈。这不是两个人的博客啦,树男在边栏里给我开了个专栏,我也是挺不要脸的,哈哈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