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答案的问题

【一】

爸爸打电话来说,你干妈去世了。

我说哦?她不是移民到加拿大了吗?

爸爸说回来了,在老家突然去世的。原来她经常回国看望她年迈的母亲。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回来就再也没能回去。

爸爸语气中带着一种同龄人去世,自己也已老矣的伤感。

我不知道改怎么接话,电话挂了。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干妈的,但我知道她是我唯一的干妈。听家里人说从爷爷辈两家关系就不错,经常串门的那种。后来她嫁给了一个军人,后来好像是空军哪个师的师长。再后来随部队搬迁定居在北京。

但是她仍然时不时回重庆来,每次回来我爸妈都邀请她们家吃饭,她似乎那时候也很喜欢我,对我很热情。但是她究竟是谁,什么时候变成我干妈的,我始终不知道。我只是表现得像一个乖巧而懂事的小孩,附和着她们的热情。

【二】

2010年我来北京,本来住在传媒大学对面的小区,有一天突然接到电话,是她。她说刚知道我来北京了,一定要去她家住。随后我妈也打电话来,说你去吧,算是亲戚。

他们家在玉泉路那边。我拖着行李坐1号线第一次来到北京的西边。石景山区看起来自然是没有大望路繁华,甚至有点不像首都。但想到这个干妈家也住在这边,似乎印证了北京东富西贵的说法。

她在地铁站不远处的一辆红色奥迪车门变对我挥手,“小帅哥,你怎么来北京不跟干妈说呀。”她一直称呼我为小帅哥,就像她一直都有一种美国人才有的那种热情,其实都让我有些不适应。

我上了车,跟她回家。她家所在的小区是部队的小区,那个部队以前在重庆,后来整体才搬到北京来。所以那个小区很奇妙的就是明明是一个北京的小区,但是小区里的居民都说重庆话,这让我一个在异地的人有了一些亲切感。

那时候正好是暑假,每天无事,便坐地铁去西单,在西单的星巴克看一上午书。下午再花10块钱,团购一张电影票,在五棵松的耀莱影城看一场电影。最后坐上公交,伴着北方才有的那种有一些悲壮感的晚霞回家。现在想想,每天在外面的时间真是快乐。

但是到她家快乐就收敛了很多。一来毕竟是寄人篱下,二来她家规矩极多,诸如哪个区域穿什么拖鞋,几点需要睡觉,东西用完要收进自己的行李箱……不敢放肆。

没事的时候她也会叫我跟她一起看《欲望都市》,她说那是她最喜欢的电视剧。

有时候她请朋友吃饭,也带我去。但是吃的全是好伦哥、路边小店一类的廉价餐厅,我心想这也太抠了吧。。但是她常常会说,要节约,不该花的钱不要花,否则不把钱存起来怎么办大事。

后来我在豆瓣实习,每天在玉泉路和酒仙桥之间往返,好在年轻,又第一次工作,并不觉得有多累。可是有一天我下班刚到家,她突然说,你周末搬去xx叔叔家去住,他知道你在酒仙桥上班,让你去他家住,离你公司近一些。我已经跟他说好了。

xx叔叔是我爸的另外一个同学,不知道怎么定居在北京了。以前我从来不知道有这个人。所以当时我其实心里是有一些介意的。感觉我像一个可以随意放置的行李,今天告诉你,我周末把你放到另外一户人家去。

可是介意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毕竟是寄人篱下的,刚实习也没有钱租房。那就去呗。好在xx叔叔家在和平里,确实离公司近了不少。

住进xx叔叔家之后,她还时不时叫我过去。每次走的时候让我带这个带那的。还像以前一样浑身散发着让我不太适应的热情。过了大概一个月,我再去她家的时候,她忽然冷淡了下来。我本身就是极为敏感的人,立刻捕捉到了这个变化。我当时想过是不是我父母跟她有矛盾了?可是后来春节在重庆,我父母跟他们家吃饭,他们依然如故,只是她对我冷淡了不少,也不再称呼我为小帅哥。

我心里始终没有答案,但我因为年少心里的傲气也从来没问过她。再后来听说她随留学的女儿去了加拿大,在湖边买了一栋房,还买了一艘小船。和国内老公离了婚。

xx叔叔家住了一段时间,xx叔叔又如这位干妈一样,忽然有一天周五对我说,你赶紧找房子吧,我女朋友下周一要来了。

这个xx叔叔和前妻离了婚,有个读中学的儿子平时住在奶奶家。他的房子就我跟他俩住。我其实一直认为他是一个gay,不仅因为他有点娘,而且他常常会摸摸我大腿啥的,摸摸我后劲,摸摸我脸,夸我帅之类的。所以当时他说他女朋友要来我也挺惊讶,心里想,是男朋友才对吧。

我立刻在第二天周六花了一下午找房子,周日搬家,彻底告别了寄人篱下的生活,开始了一个人在北京的第一年。

【三】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那种寄人篱下被人随意安排的阴影依然在,但却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

我以为她依然在大洋的彼岸的湖畔别墅里,过着那种她向往的欲望都市似的生活,早上醒来精心化妆,在湖畔的露台上一边看湖水波光粼粼一边吃brunch。下午走在枫叶纷飞的街头,路过窗饰华美的临街店铺橱窗,晚上参加各种各样的派对。和每一个人拥抱,和每个人行贴面礼,对任何人都保持着那种北美般的热情。我想她属于那里。

可没想到忽然就死了,而且死在了她可能最不想回到的地方。那个远离市区的老军工厂,年轻人都走了的荒废厂区。那个没有brunch,没有华美橱窗,没有异国情调的普通小镇。

我永远也无法知道她对我态度的转变究竟是为什么,我没在背后说过她任何坏话,我也没顺手拿过她家任何东西。为什么一个人的态度会180°大转弯呢?这件事我这些年时不时就会想起,可我永远也不会再有答案。

没有答案的问题插图

“没有答案的问题”的一个回复

  1. 一路走来有太多没有答案的问题,同时也是无法去追寻答案的问题。就把这份疑惑不解放在心底吧。这篇让我看得入神,我其实不知道评论什么,感觉写点什么都配不上这篇博文该有的意境与感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